返回
首页

西红柿小说移动版

m.fqxsw.org

第一百一十五章:惊雷动荡一起,乱世自有豪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许都。

朝堂之上。

沿着凋刻纹龙的台阶而上,诸多官吏并排而入大殿。

曹操与荀或一同。

杨彪、司马防、董承一同,刚好自两侧汇入,拾级而上。

此刻曹操厚重的笑声传道董承的耳里,“国丈现在还觉得当时我曹孟德是在信口开河吗?”

曹操所言,就是当初刺杀徐臻之事,当时查出此刻乃是袁术,曹操和徐臻就已经一口咬定袁术有叛汉之心。

当时的确将整个局以此结论完全压了下去,董承吃了多少哑巴亏算都算不过来。

是以,即便事情过去了,董承依旧在暗中放言,曹孟德、徐臻乃是胡言乱语,将刺客之事栽赃给袁术。

实际根本无迹可查,许都在半年内,都处于扩建之中,所以曹操压着也并没有人再去翻查此事。

董承也只能暗中在家里大放厥词。

不过隔墙有耳,经常说岂能不流出来。

曹操时常能听到最新流出的各种消息。

概因郭奉孝之功,暗中培养的暗探如今已有五百余人,都在城郊不远的营地之内安住,日夜操练,并且修习刺杀武艺。

人人都是死士。

每日都会安排到城中各街巷,或者是派遣到各大臣家中为奴仆,为曹操打探各种消息。

是以,曹操此时怎么都要来酸董承几句。

他发现,逗一逗这位貌似忠良的卫将军,平日里倒是也能消遣一番。

毕竟在曹操的眼中,这群人已经宛若跳梁小丑一般了。

“哼,”董承轻哼了一声,想重重地转脸而去,但是心里仔细权衡了一下,冷哼的声音登时小了很多,而后叹道:“是在下消息闭塞了,不知司空居然能有此耳目,连寿春之事都可看得一清二楚。”

“嘿嘿嘿,”曹操背着手仰面一笑,随意的道:“并非如此,我哪有如此耳目,若是真有暗探,直接派人不断刺杀袁术多好。”

“那是怎么知晓的?”董承狐疑的问道。

“我掐指算的,最近在学玄学。”

曹操表情回归认真的道,而后快步先行入殿。

在后的董承白了一眼他的背影,当然是半个字也不能信。

不过此刻,却当真是让他们这一党之人方寸大乱。

以往在长安的时候,袁术一直与汉室的来往颇为紧密,在他兵马自豫州被扫清之前,曾时常收到汉室官吏的书信。

也曾送粮食到长安去,以通官吏,暗中谋划。

虽然最终并没有谋划出什么结果。

但好歹,曾同心努力过。

怎么现在变成如此模样。

宣告祭天以行事,篡汉室以号仲家。

这等事情,若非是他亲自宣扬,谁人敢信?

而且,居然命吕布一夜之间大军下广陵。

这是直接要奔下邳而去。

曹孟德此刻领地被攻伐,居然还能笑得出来,情绪如此轻松,这也是一个怪人,真不知道他心为何能这么大。

“还能谈笑风生,当真奇人也。”

董承刚有此想。

杨彪已经唉声感叹,深深凝望着曹操的背影。

之前如何被曹操陷害设局,他都没有恐惧过,但是方才看到曹操那等态度,他心里才是仿佛坠入深渊一样,忽而产生了深深的惶恐。

这等人,心胸的确可存海阔,若是从此看来,的确不得不令人敬佩。

曹孟德此人颇有魅力,当真是其人之命便该生于乱世之中。

天生如此。

“唉,”董承也随即叹了口气,“无非是,曹孟德并不觉得袁术如何可怕,方可这般轻松,否则便是做给文武百官看,实际上内心已经着急无比了。”

“恐怕,是并不惧怕也。”

杨彪苦笑道:“当初,匡亭一战将袁术打得远离八百里,自南阳逃到寿春,如此攻击估计现在都还在军中广为流传。”

“而司空背后便是天子,是汉室。”

“袁术背后空空如也,恐怕还要被百姓士人所遗弃,能陪着他的,无非便是当初所得的那些贼寇匪首罢了。”

两人一左一右并排跨入大殿,脱下鞋在大殿之外,此刻几乎文武也都到齐,曹操当然也不啰嗦,上奏此事,请天子下令,文若主笔广发讨贼檄文。

再告祭天地先祖。

下令诸侯讨伐叛贼。

奉诏之人,皆可为大汉忠臣,日后论功行赏。

同时也特意写一封书信,送到冀州去,让身为大将军的袁绍也出兵讨伐,若是无暇顾及,那至少也要出钱粮。

又或者,与袁术划清界限,以保其名声。

当然,曹操也不敢让天子逼迫袁绍太狠,因为也在忌惮着,这两兄弟会否同盟而行,若是他们冰释前嫌了,一起联手先将汉室灭亡,再去逐鹿天下。

此时的曹操,可真没信心能够北拒袁绍,南征袁术。

此书信与诏书,都是为了试探袁绍的态度,但却又不会太明显,看似例行公事,实则存了些许打探之意。

晨议在短短不到一个时辰,便已结束。

曹操从朝中出来直奔军营,和荀或匆匆而走。

在车驾上,曹操的表情终于不再悠闲调笑,而是凝重认真。

在车内与荀或坐于小小的蒲团两侧,凑近而道:“调集军粮,军备向兖州靠拢,用于支援东、南两条战线。”

“此时,我暂且没有兵马在附近,徐州必须要久守方可,但仍旧还需一名大将,方可安定人心。”

【推荐下,野果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 www.yeguoyuedu.com 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我意,派遣子孝前往,先行在徐州下邳驻守,以抗吕布。”

“嗯,”荀或认真点头。

“此后,命子和出兵,横跨汝南,直入庐江北,不渡江而进入淮南境地,攻袁术之西侧,命伯文自沿途供给粮草。”

“伯文那里,有至少四十万石粮食。”

曹操说到这,终于颇为轻松的嘿嘿一笑,“他此战,甚至不必冲锋陷阵,做好中转补给便是。”

“那,许都这里,留多少人?”

荀或颇为担忧的问道。

“五千即可。”

曹操不假思索的说道:“袁绍必不可能来攻,此诏书一下,他只会奉诏而不会出兵,他定然也会趁此机会,攻下幽州。”

“即便是他麾下有谋士进言,他也不会丢下如今大好局势。”

曹操对于袁绍,太过了解。

两人自小一起长大,少年顽友,青年共事,壮年相知。

如今到了中年,却是要相杀,彼此之间再了解不过,这等宿敌的默契,心中还是有数。

“至于董承,无需担心,我一样会调他的兵马而走,他们以忠于汉室立足,绝不可能置之不理。”

“而南方刘表,也不会北上,甚至会出兵击袁术南部,是以可命张绣率一万兵马来援。”

“除此之外,孙家那好大儿,也绝对不会支持袁术,”曹操冷静的分析道:“文台将军曾今与我有旧,我也要叫一声大兄,他的为人我再清楚不过,绝不会做这等愚蠢之事。”

“因为他还要镇压江东士族,孙伯符也会出兵攻打。”

“这样,我们就有了五路兵马。”

曹操举起了一只手。

而后又说出了一句,让荀或颇为振奋的话。

“而且,以我的判断,吕布也要反袁术,只要他在徐州得以稳固,反而会成为屏障,如今广陵已经被他攻下,此人军势太勐,并州虎狼名不虚传,而陈公台是何人,反叛他最为拿手!”

荀或苦涩的笑了笑。

不置可否。

这话说出来,多少有些私人恩怨了。

以往他未曾反叛之时,您可都是夸赞陈公台心中有大义,为当时豪杰名士。

不过他的确,反叛太多次了,也不怪徐臻评价为“习惯性出轨”。

虽然别的人都不知是何意。

“如此,就是六路大军,会猎于寿春,定然可将袁术吞没。”

“如今之计,是要尽快稳住我的徐州,不可让他们有机可乘。”

说话间,马车到了内城的司空府内,门外有不少将军已经在等待请战,曹氏宗亲之中以曹洪与曹真最为热切。

曹真年轻,正是需要功绩的时候。

而曹洪则是一直被诸多同侪压制,包括当年他时常奚落的曹纯,现在都已经是有上将之姿了,自己声名远远不及。

当立大功追赶。

曹操下了马车,当即安排下令,让曹仁与曹纯快速催军前行。

于禁与李典等在军中待命,与曹操的中军一同行动。

曹洪与曹真依旧还在催促等待,要命令出兵,但曹操始终按捺不动。

他还在犹豫,东郡的防备是否需要撤掉。

若是撤掉的话,能够命夏侯惇与夏侯渊兄弟出兵,如此将会多得数万精锐,并且他们二人也可有所建树。

但若是如此,没了官渡、延津渡、白马渡这一条水线的布防,袁绍就算不动手,也必然会将渡口全部占据,为日后做准备。

这些年别看没有战事,但实际上两方争夺渡口也是几度来回。

明争暗斗并不少。

便是因为有夏侯惇在镇守,方才能够有失有得,不被抢夺。

“主公,按照吕布之攻势,若是袁术七路大军全部奔着下邳去,估计下邳守不住。”

荀攸的声音传来,他在前院已经等待曹操很久了,前线战事的情报一夜之间如同雪片般飞向许都,多少谋臣都收到了这些军情。

是以对战场早就有所掌控,并且做出了战前预判。

此时荀攸认为,袁术就是冲着徐州去的。

而且和吕布两人因目的一致,所以反倒是目前正是处于真正的同盟关系之中。

“我知道。”

曹操目光凝重,听闻此话当即让宿卫再去催促曹仁,需要日夜行军不可停留。

“主公,依在下之见,目前徐州并无可调动大将,若是追赶反倒牵扯战力,不若放弃徐州,命车胃死守,而后全力奔袭吕布后军。”

“如此可切断袁术七路大军之一。”

“随后再回头围吕布而杀。”

“吕布久攻不下下邳城,只能困兽之斗。”

“就看车胃将军可以死守多久。”

荀攸之计,很险。

在场之人都是讳莫如深,不敢附议。

连程昱在内,都在思索是否还有更好的计策。

若是依照他之言,真如此动兵,一旦徐州下邳能够守住,等虎豹骑横切了七路兵马,扰乱袁术进军之路线,再等待曹仁大军一到,便可依山关建立数层防备。

之后袁术的速攻之势就断了。

接下来依靠粮草优势,随时可与他僵持,同时再合围落入徐州境地的吕布。

等袁术军势一颓,再行追杀。

因为袁术要的是速攻,那就意味着其后方并不稳固,一旦军势迟滞就会生便,真正凶勐的势头也就是第一波罢了。

可若是徐州守不住。

那就麻烦了。

这些年早已经变得富庶的徐州,会成为吕布的给养。

虽能击溃袁术,但不可遏制吕布,到时便会陷入两难之境,吕布可与袁术两家联合,共同对抗。

曹操怕的到不是他们两家对抗,而是落入此境地,他将永远追不上袁绍。

“不可!”

曹操当即拒绝了此计,他不想这么赌,没有意义。

还是命曹仁救援方可。

“司空——”荀或正要劝,此时一个黑影从门外匆匆走了进来。

“主公!”郭嘉行走如风,长发不曾捆缚,披头散发带风大步进来,双手背在身后,神情颇为冷冽。

到曹操面前之后,拱手道:“主公只管去攻。”

“徐州不会丢。”

“还有第七路兵马,如今估计已在去徐州的路上。”

“若是所料不差,徐州必可守住,但随后仍需再将徐州以诏书拿回来。”

曹操顿时眉头紧皱,“何来的兵马?”

郭奉孝从手中拿出了一张布匹,上面写着军情。

他沉声道:“在下这一月来查探了诸多太守的兵马动向,玄德公早已不在颍川。”

“他早三日得到消息,并且命关云长、张翼德令军先行,早去了徐州!此时恐怕已经快要到了。”

“他们兄弟三人,与吕布并非初次相斗。”

“而玄德公以汉室为本!岂能容人篡汉,攻袁术,他比恐怕比任何人都要急切。”

“刘备!”

曹操眼睛忽然瞪大。

已经近乎半年没有听到他有何动静了!在豫州通常是屯田积粮,治理政事,安置百姓!

却没想到,他可第一个冲出去。

果真,天下诸侯诸将,都非池中之物。

玄德老弟,如此稍纵即逝的机会,居然真可让你抓住!

……

广陵之外,下邳城三十里外。

吕布乘胜行军,准备一口气拿下进入下邳的关隘,先锋军刚到,侧路小道上,远远地便传来雷霆怒吼。

“三姓家奴又在背汉而食!俺今日定斩你这少耻之人!”

吕布听见这声音,面皮勐然抽动,怒气上涌的同时,头皮也发麻!

张翼德!

又是这个燕人!

他咬牙切齿的看过去,此刻温侯虽同样是唇红齿白英气勃发。

但一见张翼德那豹头环眼的壮硕敦实感,便是感觉无比麻烦。

他最忌惮的,便是这不讲理的莽撞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本站推荐

漫威里的德鲁伊带着满级帐号闯异界神魂至尊透视之眼不世奇才修罗武神大清隐龙神级龙卫太丘之上女神的超级赘婿

相邻小说

表白失败后我到NBA打球减肥料理女王料理王大明孽子帝国征程遮天之问道无量遮天之问道永恒诸天之世界第一暴君九叔:开局买制裁,僵尸整不会了遮天之红尘不朽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