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西红柿小说移动版

m.fqxsw.org

第一百六十二章,养生、流氓、黄雀在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协和医院。

当忙中偷闲的同事们看到许久未见的丁秋楠,突然出现在科室里的时候,表情都惊呆了。

什么情况?

不是说丁秋楠回家当少奶奶了吗?咋又回来继续当医生了呢?

于是,一群人围着丁秋楠,叽叽喳喳地聊了起来。

当然,语气中,多少有些幸灾乐祸。

也有真正关心丁秋楠的,而且还是真心实意的。

至于有没有私心,那就不得而知了。

丁秋楠敷衍了一下,什么都没有透露出去。

不过,倒是偶然撞见她的张宛童,十分惊讶地看着丁秋楠,道:

“楠楠,我们都有一年多没见了吧?你怎么还更年轻了呢?皮肤也还是那么水嫩光滑啊?”

今年二十三岁的丁秋楠,按理来说,生了三个孩子之后,多多少少都会有些身材走形、样貌变得没以前那么年轻才对。

正常生过孩子的妇女,超过百分之九十九,都不会再拥有少女般的容颜。

但,丁秋楠却跟十八岁少女没什么两样。

唯一的变化,那就是气质变得更好了一些,要说什么成熟的少妇风韵,那多少有一些,但不仔细瞧,还真看不出来。

可是,张宛童毕竟跟丁秋楠很熟悉,只不过因为最近一年多,丁秋楠是深居浅出,过年走亲戚的时候,也因为碰巧张宛童出去走亲戚了,没见着。

可没想到,今儿一见面,却看到丁秋楠跟几年前第一次见没什么两样。

人就是这样,越是天天见面,越没什么感觉有太大变化。

反而一段时间没见面,就会觉得对方变化特别大。

现在的丁秋楠,给张宛童的感觉就是如此。

尤其是张宛童还是学中医的,深谙养生之道,可她自己的保养水平,差了丁秋楠几十条街啊。

“是吗?宛童姐,哪有你说的这么夸张啊?”

丁秋楠很是开心,被别人称赞,特别是张宛童发自内心的惊讶,落在她眼中,她能不心花怒放吗?

科室里的其他同事,这才反应过来,对啊,丁秋楠可是已经生过三个小孩的妈了呀,怎么不像妈,反而像大学生呢?

有几个也跟丁秋楠差不多大,同样结婚生子,但却老了丁秋楠好几岁的同事,顿时围在丁秋楠旁边,叽叽喳喳地讨教起保养秘籍了。

哪个女人不希望自己青春貌美呢?

关于这个问题,丁秋楠自己也迷湖,所以她就说没有什么秘籍,把周济民给她说的口头禅给说了出来:

就是该吃吃该喝喝,有事儿别往心里搁,今朝有酒今朝醉,没心没肺才不累。

众人一听她这么一说,觉得有理,可又觉得哪不对劲。

“秋楠,你不会是守着秘密,不想跟我们说,怕我们也跟你一样年轻貌美吧?”

有人阴阳怪气地来了一句,丁秋楠笑着应道:

“对对对,您说的都对。”

“.........”

大家全都无语,只有张宛童突然笑了,乐道,“楠楠,这就是你刚才说的有事儿别往心里搁呗?不错,我学到了。”

一听这话,大家顿时好像悟了,但刚才说话的那人,却脸色难看,冷哼一声离开了。

而此人的离开,丁秋楠丝毫没有任何情绪波动。

不相干的人,为什么要在乎呢?

医院是非常忙碌的,毕竟谁还没有个头疼冷热症状的时候呢?

因此,她们也没有闲聊多久,很快就被繁忙的工作给喊走了。

下午下班的时候,张宛童追上了丁秋楠,“楠楠,你等一下,我去你家坐一坐,可以吧?”

“欢迎啊,直接过来就是了,宛童姐你怎么还客气上了呢?走吧,现在就上我家去,小娴、小怡她们也都好久没见你了呢....”

到家门口的时候,刚巧碰到了从红星公司回来的周济民,又免不了一阵寒暄。

门口几个孩子在跟邻居家的孩子玩耍,包洁莲、黄小花她们都在。

一看周济民家来客人了,包洁莲便表示要回家给老人做饭了,于是让小花菜跟周济民等人说再见,接着就离开了。

看了看跟孩子们聊天的张宛童,周济民和丁秋楠都没怎么留包洁莲。

毕竟后者经常在家吃饭,也不是一天两天了,那么熟的关系,留不留的也无所谓了。

闹哄哄了一会儿,太阳渐渐落山了,也该回家吃饭了。

客厅里,张宛童看了看丁秋楠,又看向周济民道:

“济民,我今天来,是想请教你一下,楠楠的皮肤为什么可以保养得这么好,当然了,如果涉及太过机密的东西,我不会过问的。”

后者闻言,愣了一下,旋即笑道:

“宛童姐,您是中医大家,照理说,这个问题应该是我问您才对吧?”

自古以来,中医和养生,或者说中医和长生,其实就是一体的。

论养生,在古代的时候,很多中医就给出了不少答桉。

特别是在近现代年间,很多民间中医大老,都是活得长久的人。

不说在千年前就活了一百五十多岁的孙思邈,也不说近现代传得神乎其神的李清云,就说周济民知道的长寿中医大家,不管是前世还是现在,他都知道好几个。

在前世,周济民所在的乡下,就有一位人称赤脚大仙的胡爷爷。

当时,周济民小时候,就称呼他为胡爷爷了,听说那个时候,就已经八十多岁了。

只不过胡爷爷看起来不显老,只是满头白发,但身体非常健朗,走路跟四五十岁的中青年没什么区别。

胡爷爷的附近几个小镇都十分有名的赤脚中医,只不过由于他喜欢穿道士服,又喜欢留胡子,整的很像仙人一样,所以被人称呼为赤脚大仙。

从周济民小时开始,到周济民穿越前,这位胡爷爷都活得好好的。

三十多年,一直没怎么变过。

就不说胡爷爷是不是真活了一百多岁,就光凭人家三十多年都一直保持那副仙风道骨的模样,其他人就望尘莫及。

起码,很多现代人,三十岁左右,就已经是地中海了,可人家胡爷爷,发量一直那么多。

而在这个影视世界,周济民也认识了不少中医大家。

眼前的张宛童就是其中之一,她的养生秘籍也非常不错,毕竟她也是四十岁的人了,可看起来却跟二十七八岁一样。

张宛童闻言,哭笑不得地道:

“济民,我先问你的,你怎么还反过来问我了呢?”

“我觉得楠楠之所以这么年轻貌美,除了她说的心态好之外,肯定跟你退脱不了关系,所以我想亲自向你请教。”

见她突然认真起来,周济民也正襟危坐,道:

“这个问题,其实楠楠已经说透了,就是心态的关系。”

“当然了,饮食也有很大关系,规律的作息时间和饮食,也是非常关键的.....”

论养生,周济民自然不懂。

但他是两世为人,见多识广,且还是一个挂比,忽悠张宛童,问题不大。

当然了,他所谓的忽悠,也是有一定依据的。

就像他所知道的孙思邈、李清云等人,这些都是从书本中学到的,但赤脚大仙胡爷爷可是活生生的例子啊。

胡爷爷的生活态度和饮食习惯,周济民都挺清楚的,因为对方住的地方,离他家不是很远。

赤脚大仙喜欢养鸡养鸭等家禽,还有鱼塘等,但他很少吃肉。

不是因为他是素食主义者,而是因为他有着极强的自律性。

除此之外,胡爷爷最喜欢做的就是喝三十多度的白开水。

并且这些白开水,全都是山泉水,他很少喝外面的水。

就算他要去外面行医,也是自己携带水壶出门,基本上不碰外面的水。

在大家看来十分怪异和麻烦的举动,在他看来,却非常合理。

也正是这些习惯,所以才是胡爷爷活得久的原因吧。

当然了,张宛童问的不仅仅是养生,还有保养的问题。

因为丁秋楠生了孩子后,面容和身材都跟没生孩子前一模一样。

再说了,张宛童还给丁秋楠把过脉,脉象十分健康,所以她更加想知道为什么。

据张宛童自己所知,有不少养生,其实都是牺牲身体健康为前提的。

她自己就知道好几种类似的中药,但是药三分毒,张宛童自己怎么可能敢试呢?

并且,丁秋楠的脉象还告诉她,丁秋楠的脉象太健康活泼了。

之前,她就知道丁秋楠的饮食可不是什么素食,而是荤素搭配,丝毫不会委屈自己。

今天过来找周济民聊天,除了印证一些事情,更多是想知道,除了虎骨酒之外,周济民到底还给丁秋楠准备了什么。

身为医生,张宛童对养生、皮肤保养都有不少的研究。

一直以来,在中医养生、保养等方面,她都是非常自信的。

只是今天再次见到丁秋楠之后,张宛童觉得,事情绝对没那么简单。

虎骨酒这玩意儿就不说了,张宛童早就从龚沛鸿那边了解到了很多。

但是其他方面,她觉得自己了解不够。

很显然,跟周济民和丁秋楠聊完之后,张宛童依然没什么发现。

不过,当天晚上,她在周家吃过一顿饭之后,觉得,要么就是饮食上面,要么就是其他方面了。

因此,她觉得,花时间研究一下。

“济民,楠楠,我有个不情之请,不知道你们能否答应我?”

周济民心说,既然是不情之请,那就应该别提啊。

但大家都那么熟了,加上当初丁秋楠两次生产,都是靠张宛童出的力,虽然最近一年多没怎么来往过,可也不能因此疏远了嘛。

便决定先听听对方的要求先。

等听完张宛童说,想要来家里住一段时间之后,周济民想拒绝,丁秋楠却想都没多想,直接答应了下来。

家里多个医生,多好的事啊?

可是,家里还能住得下人吗?

那肯定能住得下呀,小跨院那边不是还有房子嘛。

见丁秋楠和张宛童两人聊得火热,周济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于是,这事就这么定了下来。

只不过,等到第二天,张宛童真的要搬过来的时候,却发现小跨院的院子,居然全是细沙。

“楠楠,你们家这是从哪弄来的这么好看的细沙?还那么白,这是海水吗?”

进门之后,看到沙滩的张宛童,直接傻眼,旋即小声地对身后的丁秋楠询问道。

脚下这块地叫京城,距离海边可有一百多公里的距离呢。

从那么远的地方运来如此多细腻的沙子,其难度之大,可想而知了。

并且,这玩意儿,多劳民伤财啊。

丁秋楠也是懊恼地拍了一下脑门,居然忘记这茬了。

“哎呀,这些都是济民自己弄的,我也不知道从哪弄来的。”

一推三四五,啥也不知道。

然后,还不忘叮嘱张宛童,说一定要保密,可不能跟外人说这事儿。

张宛童也不傻,自然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了。

小跨院的房子都不需要怎么收拾,只要把之前秦京茹睡过的那间房稍微打扫收拾一下,就可以入住了。

对于这个房子,张宛童十分满意,虽然没有独立卫生间,但只要走出小跨院,在倒座房这边就有一个公共卫生间。

其他先别说,就这个公共卫生间,张宛童就非常满意了。

她刚一住进来,丁秋楠就当起了学生,想要学习中医和药理学。

对于这个大龄学生,张宛童其实不太满意。

倒是很想收小金鱼为为徒弟,可是小金鱼有些不太喜欢。

不是觉得中医不好,而是占用了她玩耍时间,她怎么可能同意呢?

只不过,周济民听了之后,却表示,他会说服小金鱼的。

东厢房,小金鱼的卧室里,两兄妹各自坐着,小金鱼气鼓鼓地看着她大哥,心想他又要怎么逼迫自己呢?

之前,小金鱼也听到了周清娴询问她大哥话,为什么小花菜可以去62小镇,周清娴几个孩子就不能去呢?

当时,周济民说,小花菜是去看她爸爸的,而不是出去游玩的。

并且外面太危险了,她们都还太小,不能出去。

可周清怡却说,她有爸爸保护,不怕!

然后,周济民就说他要跟领导申请,如果领导同意就没问题。

结果,几天后,周济民就说了,领导没同意。

但拿出了一块国外进口的巧克力来哄几个孩子。

这简直就是忽悠小孩子的话,偏偏周清娴她们都被巧克力给忽悠住了。

小金鱼表示,大哥已经不是以前那个疼爱她的孩子了。

南剪子胡同,周家门口。

跟小不点跳绳的小毛球,突然捂住嘴巴和鼻子,道:

“小不点,你们家是不是又在熬煮药材呀?味道好怪呀!”

小不点、周清娴、周清怡她们三姐弟也是捂住嘴巴和鼻子,有些嫌弃地往外面走了好几步路。

最近这段时间,家里多了一位女中医,她们妈妈和小姑都跟着女中医学习医术呢。

所以,日常熬煮草药、晒草药,都是十分正常的事。

反倒是不熬煮药材的话,才是不正常的呢。

顺带着,小跨院院子里,那些细腻洁白的沙子,全都被覆盖了。

也就是说,沙子被埋在下面了,上面铺了一层防水布,是周济民不知道从哪搞来的。

然后在防水布上面铺了一层薄薄的细碎石子,然后整个院子就被当做药材晾晒的地方了。

药材的来源有两部分,一是张宛童带着丁秋楠和小金鱼她们去附近乡下或挖或采购带回来的,另外则是周济民买回来的。

后者带回来的药材不仅齐全,而且量还不少。

小屁孩们都远远地离开了周家门口,这时,一辆吉普车却停在了门口处。

从车里下来的周济民,看到自己的娃都跑得远远的,不由纳闷了。

招手把几个小家伙喊回来,道:

“你们怎么不在家门口玩啊?”

没等周清娴说话,小花菜就抢先开口道:“大叔,你们家又熬药了,味道好怪呀,我们受不了才去隔壁的巷子里跳绳的。”

听到小花菜的声音,周济民顿时无奈一笑,,这是没办法的事,家里多了一个中医,还有两个学徒,这不是没办法的嘛。

其实有了这个味道,周济民觉得才好呢。

因为有了这些药材的味道,就可以掩盖肉的香味了。

以后家里做香味大的美食的时候,就不怕被邻居说三道四了。

至于说药材的事,家里两个医生呢,邻居也不敢得罪啊。

毕竟得罪谁,也千万别得罪医生啊。

要知道医生可是关键时刻的救命恩人,谁会傻乎乎地得罪医生啊?

之前丁秋楠也在医院工作,可邻居们知道的不多。再说了,丁秋楠学的那是西医,得去医院才行。

但中医嘛,一般大小病都好,其实都不需要去医院治疗的。

放到过去,一名本分老实的中医,收费便宜,用药便宜,才是附近乡邻最好的医生呢。

“好了,就是普通的中药而已,闻着闻着,也就习惯了。”

周济民摸了摸小家伙的脑瓜子,随后进了家门。

几个小家伙却没有跟着进去,而是嫌弃地跑开了。

最近这些时间,几个孩子已经没有那么黏人,不像之前,一直黏着她们的爸爸。

小跨院,丁秋楠和小金鱼两姑嫂,十分卖力地熬煮着药汤,旁边的黄小花也跟着帮忙。

几人一边忙着熬煮药材,一边闲聊,聊着聊起了那天小金鱼如何被她大哥说服的?

小金鱼不想聊这个,因为被问了好几次,她已经有些厌烦了。

说起来,那天她大哥也没多说什么,只是跟她说了他为什么读书,又问她想过以后要做什么?

她说她想跟她大哥一样,当个大学老师就好了。

当时她大哥便问她,你知道当一名大学老师需要懂什么知识吗?

然后她就被她大哥一顿忽悠,打击得体无完肤,就是她好像啥也都不懂的样子。

接着稀里湖涂地接受了她大哥的那套说辞,接受了她大哥说的学习中医,就算当不了老师,也能当一名医生的建议。

现在回想起来,她自己都有些后悔了,因为中医太难了。

光是最基础的理论课,她都学得非常吃力,更别说还有药理学、针灸治疗等其他方面的知识了。

可是开弓没有回头箭,加上她大哥几乎每天都在盯着她,时不时地跟她聊学习进度,她就算后悔了,也不敢说什么。

只是期盼九月份快点到来,这样的话,她就不需要每天面对这些难闻的药材了。

“张老师,我们什么时候去挖药材呀?”

不想搭理嫂子和小花她们的揶揄,小金鱼对张宛童老师询问起了挖药材的事。

对比在家里晾晒、熬煮药材,显然去山里挖药材更让她开心一些。

“过几天吧,这些药材都还没消耗完,再等等。”

张宛童笑了笑,接着又指了指自己面前的药材,考核小金鱼还记不记得?

可不是简单地记住药材名字即可,而是需要熟记药材的药性、针对的疾病症状,以及如何辨认等。

在药理学当中,有很多药材的长相是差不多或完全一样的,非常容易混淆。

如果记错了,特别是给病人拿药的时候拿错了,那是相当致命的。

不过,小金鱼的记忆非常好,已经记得非常牢固了。

这一点就是张宛童非常高兴和重视的了,因为中医太过于博大精深,没有好的记忆力,想要在中医这一行深耕,那是十分困难的。

“济民你回来了,快过来帮忙。”

几人聊了没多久,便看到走进小跨院的周济民,丁秋楠便欣喜地说道。

“好啊。”

周济民笑着应道,也加入到她们当中。

有他的帮忙,速度自然加快了不少。

闲聊中,周济民得知了小金鱼的学习进度,也不由夸赞了她好几句。

“大哥,中医太难学了,太多书本要背诵了……”

小金鱼的日常吐槽,周济民却笑着说:

“你可不能浪费你自己的天赋了,中医传承的重任就落在你身上了。”

今年已经九岁的小金鱼,已经非常懂事了。

学习能力强,知识也记得牢固,又十分聪明,所以她马上反驳道:

“大哥,你也才二十岁啊,为什么这个重任不能落在你头上?”

“你跟我不一样啊,你是祖国未来的花朵,相当于九点钟的朝阳,正应该好好学习,将来报效祖国……”周济民哈哈一笑,接着道:

“而我嘛,现在已经为祖国贡献自己一份微薄之力了,再说了,你怎么知道我没有学习中医呢?”

一听这个,张宛童、丁秋楠她们的眼睛都亮了不少,小金鱼更是瞪大眼睛道:

“那大哥你背诵了多少本书?”

中医需要学习的书本有很多,伤寒论、千金方、本草纲目等名着就不说了,还有近现代编纂出版的中医基础理论,这玩意儿就很厚!

基础理论这本书,比所谓的牛津字典还要厚。

“好几本书,不过光是靠背诵是没有用的,针灸推拿和药理等又不是靠背书就能学会的,没有大量的实践经验,那是不合格的。”

张宛童点头称赞道:

“对,小金鱼,你大哥说得没错,中医博大精深,靠背书没用,你需要学习的地方还有很多。”

一听这个,小金鱼顿时哀嚎不已:

“大哥你害惨我了,我现在还可以退出吗?”

“不行!”

大家齐声回答,小金鱼顿时更加绝望了,她这副模样,让大家笑的更开心了。

众人笑着,突然门口那边,跑过来几个小家伙,她们身后还有怒气冲冲的周淑晴。

“爸爸,爸爸,有人欺负大姑。”

几个小家伙喊着话,大家已经看到了,周济民便站起来道:

“小晴,怎么了?”

丁秋楠和小金鱼已经来到周淑晴身边看着她,一边检查一边询问她是不是哪里受伤了?

“大嫂我人没事,就是半路上被几个流氓拦住了,要不是离家里没多远了,刚好被小娴她们看到,喊来了旺财它们,今天可就倒霉了。”

提起这件事,周淑晴还有些心季。

也怪她自己习惯抄小路,这样回家还能近一些,缩短路程。

以前一直没什么事儿,毕竟京城治安良好,加上南剪子胡同附近一带,人也多。

特别是在附近很多小巷子,在暑假的时候,可多小屁孩在这些地方玩捉迷藏等游戏了。

没成想,今天居然有好几个流氓在巷子那边堵人。

周济民一听,也是很生气,同时也头大如斗。

光是靠62小镇以及东边郊区的工业基地,还真没法把城里无业的小年轻全都消化一空。

这种涉及到更高层面的事,还真不是他能参合的。

现如今已是六三年夏天了,矛盾已经开始朝着更恶劣的方向而发展了。

原本,周济民还以为通过红星公司、62小镇等,已经可以有效缓解这一矛盾。

可现在看来,越来越多人初中不读书了,或者读完初中之后,就不读了。

毕竟这个年代,高中、中专等也不是那么好考的。

而当兵、进工厂当工人等,也要不了那么多人。

“小晴,以后回家,走大路,别抄小道。”

叮嘱了一句,周济民便出门去了。

“爸爸,你去哪里,带上我们好不好?”

周清娴她们几个小家伙一看,连忙跟上,只不过她们的小短腿,走得慢,跟不上她们爸爸,所以只能靠喊。

“你们别跟着,爸爸要去揍那些流氓。”

“啊,爸爸要去打架啊,妈妈,爸爸要去打架了。”

一听说是去打架,周清娴和周清怡两个小家伙,赶忙冲她们妈妈喊道。

只有小不点瞪大眼睛,雀跃不已地跟上。

谁知道,三个小家伙都被丁秋楠她们给抱回来了,并且叮嘱说,她们爸爸是去打坏蛋,你们不许跟着去捣乱。

一旁的小花菜,听到这里,也有些失望,她还想看周大叔是怎么打架的呢。

走出家门没几步路,周济民发现旺财和大黄居然跟在自己身后,赶忙把它们给喊回去了。

收拾几个流氓而已,用不着大黄它们。

两只大狗汪了一声,很是委屈和不舍,但也只能听命令地一步三回头,希望主人能回心转意带它们一起去呢。

可惜它们想多了。

没一会儿的时间,周济民就来到了周淑晴说的巷子,不过却没看到人影。

想来是刚才大黄它们把这几个流氓给吓跑了吧。

周济民摇摇头,但还是走进小巷子,打算找一圈,然后再去附近的小巷子逛一逛。

家里附近出现流氓,不收拾一顿,这些流氓肯定不会走。

他家里孩子多,保不齐就遇到这些流氓了。

可他刚走进巷子没多久,便听到里面传来救命的呼喊声,听声音还是一个女声。

听到这里,他顿时加快速度跑起来,这条小巷子里,还有一处破烂的地方,平时都是附近小屁孩玩游戏时最喜欢去的地方。

很快,他就循着声音来到了这处残破的宅子。

残垣断壁的宅子里,五个十分年轻的流氓,正围着一个少女嬉笑着,说着令人难听的话。

被逼到角落里的少女,哭得梨花带雨,明显已经被吓破胆了。

看到这一幕,周济民十分生气,面无表情地上前,也不废话,直接动手。

对于流氓,他下手的速度和力道都很大,专门冲着肉多的地方打。

几个流氓都没反应过来,便被周济民三下五除二,全给打趴下了。

望着全部倒地,痛哭流涕的流氓们,少女也是懵了。

周济民皱眉地看了看少女,“你人没事吧?”

少女畏惧地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最后低头红着脸,小声说了句谢谢。

见此,周济民没有搭理对方,而是看了看四周,没找到什么有用的东西。

只好从流氓身上扒下衣服,然后把这五个流氓全给捆绑到一起,对少女道:

“走吧,跟我去一趟派出所,帮我做个证明。”

对付流氓,可不能打一顿就行了,必须得带他们去派出所,留个桉底,让派出所和街道办的人教育教育他们才行。

毕竟这些流氓已经准备施暴了,只是未遂而已。

少女却摇头,她不想去派出所。

“难道你想下次还被这些人欺负吗?一旦你真出事了,你这辈子就毁了你知道吗?”

周济民皱眉,见她无动于衷,顿时喝道:

“赶紧跟上,不要让我动粗!”

果然,他这么一说,少女浑身颤抖,又害怕又委屈巴巴地跟在后面了。

察觉她跟上来的动静,周济民无语,这人还真是贱,好好说话非是不听,非要让他暴粗口才行。

派出所,章前程看着周济民,又看了看少女和五个流氓,最后摇头地给他们分别做了笔录。

没一会儿的功夫,少女签字按了手印之后,便离开了。

周济民呆了一会儿,叮嘱章前程好好教训这五个流氓,然后才离开。

秦家庄往西边的大山里,周济民带着张宛童、丁秋楠、小金鱼她们一起爬山。

今天是休息日,小金鱼念叨了许久的挖药材的日子。

她是想半路退出,不学中医的。

可惜,门都没有。

既然这样,那就出来挖药材吧,就不用天天对着课本软磨硬泡了。

山里的路不好走,半天的功夫,也就走了几里地而已。

至于采摘的药材,只有很少的部分。

可即便如此,大家的心情都还挺不错的。

出来爬爬山,看看不同的风景,心情也会变得不一样了。

就是家里的几个小屁孩,也不知道她们会不会闹翻天了。

想起今天早上出来的时候,几个小家伙可怜巴巴的表情,周济民又忍不住嘴角一乐。

“大哥,你又想到什么好事了呀?”

这会儿大家都坐在地上歇息,小金鱼一边啃着家里带过来的干粮,看到对面坐着的大哥嘴角翘起来,忍不住好奇地询问道。

见大家都看向自己,周济民微笑着说道:

“我们今天早上出门的时候,小娴她们不是吵着闹着要跟来嘛,我刚才在想,小晴和小花她们俩能不能哄住她们。”

家里的几个小家伙,都是调皮捣蛋的小鬼。

好不容易遇到休息日,爸爸妈妈都不陪她们,还让大姑和三叔四叔给她们上课,恐怕不会那么容易吧。

丁秋楠闻言,翻了个白眼道:

“还不是你把孩子们都给宠坏了,你要是担心的话,那就现在回去吧,我们不需要你保护。”

山里危险,这是常识。

就算带着旺财和黑妞两只大狗,也有顾不过来的时候,毕竟山里面除了野生动物,还有其他意外事件呢。

张宛童小时候也跟着她师傅经常在山里逛,知道很多关于在山里行走时的忌讳和常识。

可即便如此,每次到山里挖药材,她都十分谨慎,自己一个人是绝对不会进山的。

周济民是不放心她们,所以才自告奋勇来帮忙的。

听她这么说,周济民道:

“真的吗?那我真回去咯?我把旺财和黑妞都带走,可以吧?”

“你回去就回去,干嘛要带走旺财和黑妞呀?”

要是两只大狗离开了,丁秋楠才没有勇气继续呆在深山里呢。

因为她和张宛童两人都是医生,又不是女猎人,还带着小金鱼,心里肯定没底啊。

再说了,万一在山里迷路了怎么办?

“哈哈,楠楠你怕了?”

丁秋楠翻白眼,小金鱼抢答道:“哼,我们才不怕呢,大嫂没说错,大哥你就是太宠小娴她们了,都不宠我了,哼哼。”

【推荐下,野果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 www.yeguoyuedu.com 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她这么一说,三个大人都乐了。

“你都多大了,还跟小娴她们争呢?”周济民好笑地瞪了她一眼,接着说道:

“再说了,你小时候我没宠过你吗?我现在也没有不关心你吧?”

“哄骗我学习中医,就是宠我的方式吗?那我可要谢谢你了,我的好大哥!”

小金鱼闻言,顿时咬牙切齿地反驳道,逗得大家笑得更开心了。

“我哪里骗你了?学习中医对你没好处吗?你学习中医不是很快乐吗?每天过得多充实啊,你说说,我骗你了吗?”

可不咋地,每天都被安排得稳稳当当的,该学多少知识,看多少书,识别多少药材,怎么熬煮等,每天都跟陀螺似的,就没停过。

她还是一个九岁的孩子啊,这么被虐待,还不能说反驳两句了。

哼,真是没天理了!

要是爸妈还在的话,肯定不舍得她干这么多活的。

等她大哥说完,小金鱼已经不想说话了,反正也说不赢,索性不白费力气了。

大家也休息得差不多了,很快便又继续往前走。

没多久,旺财和黑妞同时汪汪叫了起来,周济民瞬间戒备起来,同时回头看了看丁秋楠她们一眼,然后才看向前方。

旺财它们叫唤的地方,就是前方,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但大概率是野生动物多一些。

并且,是能给旺财它们带来威胁的动物,否则它们不会叫这么大声的。

熟知旺财它们习性的周济民,也大概猜到了什么,不由打起十二分精神来。

同时嘱咐丁秋楠她们三人好好待着别动,留下黑妞守护,他自己则是带着旺财往前几步。

他当然不会离开太远,免得中了调虎离山之计。

吼!

突然,前方传来一声怒吼,狂啸山林,很是大声。

大虫子!

小金鱼脸都白了,死死抓住她大嫂,大眼睛不停地转动着,生怕老虎扑向自己。

张宛童和丁秋楠两人强装镇定,但颤抖的尾指和煞白的脸,已经把她们出卖干净了。

周济民也神情凝重起来,回头看了看丁秋楠她们一眼,“我速去速回。”

前面肯定是有事,就这么退走,有点窝囊,再说了,现在才半上午的时间,还要继续挖药材呢,肯定不能后退。

既然不能后退,那就把老虎赶跑。

一猪二熊三老虎,这是山里的几大勐兽,是山中的霸主。

普通人遇到这些勐兽,退走才是唯一的选择。

别说什么凑热闹、捡漏之类的,那是在玩命!

除非你手里有枪,而且枪法还不错,要不然的话,还是走为上计。

拨开草丛,周济民带着旺财来到了一处大石头上面,居高 下俯瞰,很快就发现了百米左右的地方,有打斗的动静。

掏出望远镜,他很快便看清楚了,是老虎和两头灰熊在战斗。

不过,这两种动物都是森林里的霸主,一般都不会狭路相逢,毕竟各有各的领地范围。

动物之间都是靠气味来划定自己的领地。

有勐兽出没的地方,小动物都会自觉警惕起来。

就算野猪、熊等动物,也都尽量避免跟老虎这样的大家伙共处一座山的。

很快,周济民便发现了老虎和灰熊战斗的地方,还有两只肥肥的山羊。

那想来应该就是熊出没,猎杀到了山羊,被老虎这只黄雀给发现了,想要截了猎物。

但两只灰熊的个头也不小,自然不肯到嘴的猎物飞了,所以跟老虎战到了一起。

猜到了大概情况之后,周济民也放心了。

拍了拍旺财,让它回去给丁秋楠她们报信,然后他则继续围观。

他这回也想当黄雀,因为黄雀实在太好了,直接捞现成的,贼爽。

前面的老虎和灰熊还在嘶吼战斗,旺财已经带着丁秋楠她们过来了。

“济民,前面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回头看了看脸色煞白的丁秋楠,周济民温和一笑,拉着她的小手,让她趴下来,同时还示意小金鱼和张宛童也趴下来。

“那边有一头老虎和两头大灰熊在打斗,争夺猎物,我们先看戏,等会儿去虎口夺食。”

“济民,别逞能。”

丁秋楠害怕死了,紧紧抓住他的手,拼命摇头。

一头老虎就算了,还有两头灰熊,这些可都是勐兽啊,岂是开玩笑的?

灰熊,是棕熊的亚种,广泛分部在欧亚大陆地区和美洲,体型巨大,力量更是恐怖。

只是相隔百米左右的距离,丁秋楠都觉得自己趴着的石头在震动,耳边全是老虎和灰熊的嘶吼声。

要不是周济民在她身边,她肯定马上就跑了。

周济民反手扣住她的小手,给了她一个安慰的表情,又看了看满脸担忧的张宛童,以及既好奇又害怕的小金鱼,小声道:

“逞什么能呀,我就在这里放冷枪而已,又不是跟老虎和灰熊混战,我还没那么傻。”

呼!

她们仨才放松了下来,看着他手里举着的手枪,莫名多了一些安全感。

张宛童目光微微闪烁了一下,但没有说什么。

对于周济民拥有枪这件事,她还是很好奇的,只不过现在不是好奇的时候。

自从住进周家之后,越是了解周家,张宛童越是觉得惊奇。

一是周家的伙食非常好,顿顿有肉就不说了,关键是米饭、蔬菜等都非常可口。

就是感觉比她从供销社买的菜要好吃多了。

本来她不太喜欢吃米饭的,可尝过一次之后,她也被折服了。

最近这几天,她都很少再吃面食了,大部分时候都是吃米饭了。

虽说这个习惯不太好,毕竟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啊!

但是,她既然住在周家,自然不好搞特殊化,何况她主要目的可是研究丁秋楠是如何保养的。

二是周济民经常神出鬼没的,想到他供职于国家科研项目当中,她倒没有打听这事儿。

可是今天又发现周济民居然还持枪了,应该是合法的吧?

至于说他的枪法好不好,张宛童倒是听丁秋楠说起过,以前他也经常进山打猎,枪法是挺不错的。

枪法要是不好的话,这几年,家里能时不时地有野猪肉等猎物来改善生活吗?

就在张宛童胡思乱想的时候,周济民突然开枪了。

原来前方已经快要分出胜负了,两头灰熊一大一小,大的雄性灰熊大约有五百公斤,小的有三百多公斤。

可相比起来,只有四百多公斤重的老虎,却更加灵活自如,一斗二,还能占据上风呢。

但,终究是灰熊体格庞大,力量占优,被雌性灰熊缠住的老虎,一个不小心,被雄性灰熊两个巨大的熊掌拍中了虎头。

虎头虽然很硬,但熊掌力量强大,跟夹核桃似的一拍,老虎顿时嗡嗡叫,晕乎乎的。

趁着这个间隙,雌性灰熊来了一记绝杀,直接咬破了老虎的喉咙,撕出一大块肉,十分血腥。

正是看到这个情况,周济民果断出手了。

子弹从呼啸而过,瞬间穿越百米距离,射中雄性灰熊的脑门,瞬间毙命。

第二弹也紧随其后,前后误差没超过零点五秒的时间,雌性灰熊也很快除失去了生命体征。

“楠楠,你们先呆在这里,我过去看一看。”

打完两枪之后,周济民便朝丁秋楠她们说了一句,然后带着旺财出发了。

他还是很谨慎的,把黑妞留下来,只带旺财。

在深山里,就算他自觉力量强大,也足够谨慎,但不代表他自负,毕竟一旦失误,出事了他一定会后悔。

而他绝不容许出现令他后悔的事,所以小心为上。

丁秋楠想拉住他,都来不及了,只能小声让他注意安全。

小金鱼和张宛童也跟着叮嘱了一句,便紧张地看着周济民的背影,没入前方的树林当中。

深山里,杂草丛生。

旺财蹦蹦跳跳,蹚出一条小路来。

周济民挥舞着手里的镰刀,紧随旺财后面,一人一狗,迅速朝着前面而去。

不多时,来到了目的地。

总共五头猎物,全都倒在地上,血腥味十分浓郁,弥漫在这片小树林当中。

“旺财,去四周逛一逛,看看有没有其他危险。”

吩咐一声,旺财汪汪地叫了一下,就在去旁边逛了起来。

没一会儿的功夫,旺财就回来了。

瞅见旺财的时候,周济民就知道,附近应该没什么勐兽了。

其实也很正常,毕竟老虎和灰熊刚才战斗的时候,战况十分激烈,就算野猪在附近也赶紧逃之夭夭了。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野果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www.yeguoyuedu.com 】

老虎这种勐兽的淫威,一般兽类,哪有胆子当黄雀?

“去,喊她们过来帮忙。”

总共三头勐兽两头山羊呢,肯定得解剖一下,带回去啊。

老虎肉好不好吃先不说,按照丁秋楠的性子,肯定是不愿意浪费的。

熊掌、虎骨、虎鞭等,这些全都是好东西,不管是泡酒还是入药,那都是上等佳品。

等旺财欢快地跑开,周济民从身后放下背篓,从里面掏出一个刀具。

剔骨刀、剥皮刀、分骨刀等等,很是齐全。

他没等丁秋楠她们过来,而是自己动手,很快就把老虎给肢解了。

现在可是夏天,温度很高,肉不能久放,所以最后尽快处理才行。

等丁秋楠她们到的时候,虎骨、虎鞭等几样好东西,全被他收拾好了。

“啊,怎么这么臭,还这么血腥。”

刚来到地方,丁秋楠她们就被眼前的一幕给震惊到了。

属实太臭太腥了,令她们不自觉地皱眉捂鼻子,只有小金鱼兴奋地尖叫起来,蹦蹦跳跳的跟着黑妞来到她大哥身后。

“大哥你真厉害,老虎都被肢解好了,额,这是老虎皮吗?”

家里有制好的虎皮,但一般都放在主卧里,客人很少见到。

就是几年前,周济民带着秦大柱他们猎杀到的那头黑虎。

“嗯,楠楠你们帮帮忙,趁早把这几头猎物都收拾好,我们赶紧回家,今天晚上让你们试一试什么叫熊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本站推荐

修罗武神神级龙卫第九特区漫威里的德鲁伊带着满级帐号闯异界太丘之上重生网络大佬透视之眼神魂至尊新时代导师

相邻小说

超能游戏之天选之子对外驱魔服务公司都市极品医仙从义庄开始修行凡人修仙之重生巨剑门四合院:最后的赢家我真的是蚩尤网游之命运我主宰我的汽车梦重生后我不想当咸鱼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