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西红柿小说移动版

m.fqxsw.org

第408章 真正的挖祖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就在兄弟三人在外面激烈讨论,要用何种最阴毒手段对付林苏的时候,最中心的那间书房门突然打开了,他们的父亲,张文远重新踏入了阳光下,而且他的脸色赫然有些许红霞……

三兄弟心头同时大跳,天啊,张家到了如今这步田地,还有喜事不成?

无声无息中,北边天空微微一震,三名高冠华服之人踏过长空,立于张府之上。

张府外围之人盯着这三人,也是微微一惊,白鹿书院的高阶教授,齐赴张家?什么情况?

张文远也穿空而起,上了天空,跟三人空中见礼,口称:“黎教授、杜教授、王教授,三位教授大驾光临,不知所为何事?”

【推荐下,野果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 www.yeguoyuedu.com 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最前面一名教授微微一礼:“曲院长有令,由我三人前来,恭迎张教授入白鹿书院……”

张家三兄弟同时跳起……

整个张府完全活了……

张府之外,消息外溢,满城同惊……

前兵部尚书张文远刚刚卸任兵部尚书职,就被白鹿书院接走,就任白鹿书院教授!

白鹿书院,地位超然,纵然一品大员,卸任之后能否就职白鹿书院,都在两可之间,张文远以二品大员的官职卸任,成为白鹿书院教授,简直是因祸得福!

当然,也有人表示不解,张文远跟一般人可不一样,他的张罪百条,到现在还偶尔能在城墙上找到,真正是迎风臭百里,白鹿书院怎么敢要他?白鹿书院就不怕被他连累?

旁人道,白鹿书院曲院长以圣言作了回应,圣云:天地之忠恕,至诚无息,而万物各得其所是也。

何意?圣人有好生之德,讲求宽恕,只要保持一颗善心,世上的任何人,都可以有一个适合的位置。

如果没有这个解释,白鹿书院和张文远无端捆绑,会损伤白鹿书院本身的清名。

但有了这句圣言解释,白鹿书院名声丝毫不损,甚至还狠狠刷了一波名声,让全城人都知道,白鹿书院是何等的大气、善良。

曲家书房,曲文东托起了茶杯:“三院一阁,都有些坐不住了,有意思吧?”

这几天时间,往日高高在上的三院一阁,相继有了动作。

最先是贡院,贡院借青莲论道大刷了一波,让众人产生一种感觉,青莲论道的大胜,就是贡院的大胜,为什么?因为这次带队是贡院之人。

后来,文渊阁两张纸灭了贡院的气焰,顺手将贡院送入耻辱的谷底。

而文渊阁的青莲公告出来后,翰林院借这机会也秀了一波,他们打的是悲情牌,让王君玉成为民众心中的悲情英雄。

现在白鹿书院也坐不住了,出来刷了一波,宣扬他们是何等的宽容善良。

三院一阁,都在刷存在感!

林苏笑了:“三院一阁,大苍顶级文道圣地,多年来排名不分先后,明争暗斗却也从来没有停过,一家动了,其余三家也都得动,这很正常。可惜的是,白鹿书院选错了边!”

“他选张文远错了么?”曲文东眼睛微微眯起。

“当然!”

“为何?”

“因为张文远很快就会死!”

曲文东全身陡然纹丝不动:“……很快会死?”

“老爷子,快两年了,我从来没有到我爹坟前去过,一次都没有,知道为何吗?”

曲文东缓缓道:“因为你没有拿到张氏的人头!”

“正是!张氏不灭,我无颜拜祭我爹,接下来的清明节,我想去拜他一回!”

清明节?

目前已经是三月十四!

离清明节,也只剩下半个多月时间!

林苏退出了曲家书房。

曲文东久久地盯着他的背影,心头大浪翻滚。

满城之人都为张文远被罢官而心头激荡,了解内幕之人,都为林苏实现这一步而惊叹,但谁又能想到?这根本不是他的目标,他的目标远比众人设想的更加狂野,他要的,不是张文远罢官,他要的就是张文远的脑袋!

但他到底会怎么做?

曲文东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个蠢人,但他想破脑袋也还是一头雾水……

林苏来到了柳香河畔,柳荫之下,与另一个踏春之人擦肩而过,他的一缕声音传过去:“行动时间:明日夜晚!”

“是!”

接下来的一天一夜,林苏没有上值,他住进了文渊阁。

他将在三月十六文渊论道,提前一天住进文渊阁很正常,没有任何人有异议。

京城因论道而起的波澜,却已在这一日推向纵深……

离得近的州,已经到了……

离得远的州,此刻还在日夜兼程的路上……

各州名垂天下的大儒出现了……

多年没有在江湖出现过的大儒,也出现了……

作为大儒,是有傲骨的,很多人未必服林苏,单凭他们自己,未必愿意听林苏论道,但是,他们也逃脱不出人生的那个圈子——子弟前程。

他们不来,他们的子弟就没有参与文渊论道的资格,他们可以否定林苏的人品,可以鄙视林苏的搅屎棍言行,但他们不能否认,林苏其人有才。

子弟现场听他论道,于子弟的学业大有帮助。

为了子弟前程,罢罢,听你一回……

这是无数大儒的心声。

贡院郁闷得很,他们每月两场论道,何曾有过如此动静?

翰林院更郁闷,如果林苏加了翰林学士头衔,此刻的论道,于情于理都该是翰林论道,而不该是文渊阁论道。

白鹿书院不仅仅是郁闷,而且陷入了极度的分裂,白鹿书院跟其余的两院一阁不一样,他们学子是主体,学子的主要职责是学习,院长、教授站队张文远和朝官,显然不太愿意给文渊阁和林苏捧场,但学子们希望参加啊。

教授不带,他们也有自己的门路。

能够进入白鹿书院的人,几乎个个都是树大根深,他自家有大儒,一封鸿雁传书传向家中,家里的大儒星夜进京,就只为带子弟参加林苏的文渊论道,学院教授能怎么办?院长能怎么办?

看着呗!

明日的论道,可以肯定的是,文渊阁门庭若市,而白鹿书院,放假算了,学子们跑了一大半,还上个屁的课?

此外,陆天从、赵勋、六部尚书也郁闷,他们的下属官员,半数请假,请假的理由五花八门,有的是纳了小妾,有的是父亲纳了小妾,有的是远方有多年未见的至亲来了,有的是姨娘死了,姨娘突发重病去世,是所有请假理由中占比最高的,占到了一半以上,众位上官目瞪口呆,按这些官员的请假理由来看,三月十五这一天,是姨娘的灾难日啊,姨娘这个群体死了好几百啊……

大家心头都亮如明镜。

这些请假理由全都不是真的理由,真的理由就是:这些官员想参加文渊论道。

林苏官场不喜,林苏的论道,上官不希望官员去捧场,但官员却想去,特别是一些年轻的官员,于是,编造出千奇百怪的理由请假。

所有的请假理由中,唯有一种最不容拒绝,那就是死人。

死谁呢?就有讲究了!

封建社会嘛,君臣父子大义很重,你编谎言说死娘死老子是大不孝,但死姨娘就没啥了,姨娘只是父亲的小妾而已,哪个官员的父亲都有几个小妾的,小妾不入族谱,你即便较真,也根本查不到……

所以嘛,姨娘之死就这样扎堆了。

张文远家,不叫郁闷,而该叫……怒火中烧!

张文远从文渊阁论道的消息传出之后,就铁青着脸,哪怕白鹿书院伸出来的橄榄枝,都消不了他脸上的黑线。

他愤怒!

他想杀人!

他这兵部尚书,因为林苏而被革,张家因他而满城嫌弃,张家祖宗八代的名声因他而毁,自己的两个儿子被他干掉,三个儿子被他废掉。

就在张家遭受灭顶之灾的当口,他居然一波接一波地名扬天下!

这一起一伏,张文远如何能忍?

整整两天两夜,他都是度日如年。

三月十六到了,看着满天飞的大儒,看着文渊阁那边的霞光万里,张文远牙齿都差点咬碎……

突然,书房门勐地被推开。

张文远霍然回头,盯着管家……

“老爷,出大事了,张家祖坟被人挖了……”

“什么?”张文远勐地回头。

“老爷,昨夜……”

昨夜出事了,张家祖坟被挖,而且还被人倒了各类粪便、秽物!

祖坟,于所有家族,都是最神圣之地,神圣到何种程度?用一件事情足以说明,某个族人如果犯下大错,不允许葬入祖坟山,那是对他最大的惩罚,足以让他这一支所有后代蒙羞。

张家祖坟原本该在海宁,林苏当日激起海宁全城对张家的怒火,张文远不敢将祖坟留在海宁,就是担心别人挖他家祖坟,所以,花了极大的代价,花了整整一年时间,才将祖坟迁到了京郊。

而现在,远离海宁的张家祖坟依然未得清静,还是被挖,而且还极其下作地用各类秽物污之!

这种干法,真正是烂屁Y直接烂到屁Y最深处。

这种干法,上千年都没有几回。

张文远已经彻底炸了。

他一跳而起,下令……

所有家丁,所有护卫立刻启程,前往祖坟山,查清何人所为,一旦查实,老子杀他全家!

此外,第二条指令,张家所有嫡系男丁,全部前往祖坟山,给祖宗赔罪!

这是规矩,祖宗受到惊扰,后辈男丁赔罪!

一时之间,张家几乎所有的男丁全部冲出了京城,包括张文远,包括他的嫡系男丁,也包括他养着的那群江湖客,还包括他所有的管事,带着满腔怒火,前往十里外的祖坟山。

文渊阁顶,林苏的千度之童,透过清晨的薄雾,看到了张家的异动,他的嘴角慢慢露出了一丝笑容。

有些事情,在这个时代的人看来,是越不过去的一道坎,但在我眼中,是问题吗?并不是!我林苏,从来都不是什么圣母白莲花!对于象你这种杂碎,对于你张家这种杂碎家族,也根本不必谈什么规矩什么禁忌!

论道只剩下半个时辰了!

而半个时辰,也足够办成一件大事!

张家大部队出了京城,六百骑最快的战马冲入了息安谷,这是一座幽静的山谷,背后有靠山,前面有水,按风水先生所说,乃是“顺天养气”之地,所以,张家拆迁了三个村子,打死了十几个人,硬生生将这座山谷收入张家名下,成为张家祖坟山。

张文远第一怀疑目标,就是这三个村子的刁民,只要查实跟他们有关,这三个村子,今天该灭!哪怕他已不是兵部尚书,但他同样敢灭!因为这件事情太恶劣,拿到全天下,他张文远也能占据道义至高点!

张家跟道义不沾边的事儿都干了不知道多少,占据道义至高点的事情,谁敢反对?

先检查情况,张家六百骑驰入山谷,一驰入,张文远就爆了。

事情远比想象中更严重,祖坟山上一片狼藉,棺木到底都是,臭气冲天,棺木、墓碑几乎全是秽物……

“来人!”张文远一声怒吼:“将谷外的三个村子,所有人全都拉过来!”

“是!”

一群人同时怒吼!

就在此时,突然迷雾漫天,一个缥缈的女声传来:“张大人还真是威风八面啊,都不当兵部尚书了,还如此颐指气使、草管人命!”

伴随着这声音,满谷的浓雾宛若凝结成实质,妖气冲天。

张文远大惊:“妖族!”

“正是!小妹胡青丘!”

张文远心头勐然大跳,后背陡然出了一层冷汗,青丘,离这里四千里之遥,从来没有在京郊活动过,而且青丘狐族族长胡青丘跟林苏的关系全天下都知道。

今日祖坟山的事情,是一个绝大阴谋!

是林苏专门针对他张家的绝户策!

“青丘妖族,好大狗胆,胆敢来京郊生事,就不怕文庙灭了你么?”张文远一声怒吼,气势无穷,飘到他面前的妖气倒卷而回。

多年来兵部尚书,他也自带杀伐之气,此刻一怒,山谷轰鸣。

“是啊,京郊之外,离至高文庙也才区区十里地,妾身原本真的不敢来的,可那小子拍胸了,说有困敌之阵,妖气不会外泄,妾身想验证下……顺便说一句,这困敌之阵,也是这小子送我的,我还欠他一份人情,张大人九泉之下,理解为上!”

“杀出去!”张文远一声怒吼……

“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本站推荐

重生网络大佬神魂至尊最强狂婿神级龙卫大清隐龙不世奇才第九特区修罗武神透视之眼女神的超级赘婿

相邻小说

雪国谍影仙途领主问道长生从斩妖开始我能看到生死簿梦魇侵袭:我变成了怪物!踏路追仙传暗黑破坏神之天启我在修仙世界当收尸人你的秘密谁说朝廷鹰犬都是反派!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