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西红柿小说移动版

m.fqxsw.org

第513章:宗室乱(二合一大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说是给朱瞻垶选妃,但实际上也不是说说那么简单的。

和朱棣的北巡计划一样,但凡是涉及到皇室,而且还是皇帝或者储君这种的事情,那肯定就没有一件是简单的。

给太孙选妃,虽然不像是遴选太孙妃那样严格和麻烦,但毕竟也是储君的妾室,从优选择自是不必说,准备工作是很繁冗的。

后宫的稳定对于一个皇帝来说也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虽然有“娶妻娶贤,纳妾纳色”这样的说法,但也鲜少会有人愿意纳一个人品有瑕疵的人为妾。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不着急也只是对于朱棣、朱瞻垶这种阶层的人来说的,因为事情都是要交给下面的人去做的,他们要做的就是最后的遴选罢了。

他们可以不着急,但下面的官员不可以,尤其是首当其冲的礼部。

仅仅三天不到的时间,皇太孙要选妃的消息就以应天府为中心向着四方扩散,有些交通便利的地方扩散程度更是快的无比。

除此之外,礼部还在朱棣的安排下派出了很多的使臣,分别前往朝鲜、满剌加等与大明关系比较好的国家。

这也不奇怪。

但凡是上升到了一定的阶层之后,这个人的本身就会自动被带上很多的利益,虽然这些利益可能并非是本人所愿,但却无法挣脱。

要说阶层,眼下这个世界已经没有人比朱氏皇族更高了。

说是纳妾纳色,但在纳色的同时也会带上政治联谊,这就是朱瞻垶的现状,这种情况还会一直伴随着他走下去,一直到他生命的终结。

哪怕未来他七老八十了,甚至已经没有了扒开人家衣服的力气,但这种情况也依旧会存在。

“反响还真是大啊。”

春和宫中,朱瞻垶最少每个月的十五都会跟自己的父母一起吃饭,这种情况自他成亲之后就一直延续到现在。

“这算不得什么。”朱瞻垶将口中的食物咽下,拿起一旁的手帕擦了擦嘴。

“其实说白了,我就是做了很多能够让百姓们有一种发泄感的事情罢了,比如在阿鲁台部,比如晋商和东南海商,又比如倭国。”

“百姓的思想是最简单的,他们所求本就不多,在自己的生活好起来之后,他们自然就会想更多,恰巧我在这个时候做出了这些事情,也就得到了他们的拥戴。”

“这种拥戴只是一时的,并不会长久,若是以后我做了不该做的,比如说苛税暴政、鱼肉百姓,那他们也是会像对待北元一样起义的。”

“唔……”朱高炽不由得点了点头,大儿子的说法很符合他的心意。

“自我认知这么清楚,到也算是难得。”

朱高炽一边说着,一边给了旁边的二儿子一个脑瓜瓢。

“多跟你哥学学!”

“说教就说教!动什么手!?”太子妃立马给了丈夫一个白眼。

朱高炽耸了耸肩,朱瞻基缩了缩脑袋,朱瞻垶则是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

在这个家里,平日里大事儿都是由朱高炽这个男主人做主这是毫无疑问的,其他的事情基本都是由太子妃做主。

至于朱瞻垶和朱瞻基……

朱瞻垶还好,成为皇太孙之后算是熬出来了,在朝野之间的地位提升也让他在家里有了更多的话语权,但是朱瞻基嘛……

还是算了。

哪怕他跟朱瞻垶同年同月同日生,但在所有人的心中他还依旧是个孩子,但他的哥哥朱瞻垶缺已经是一个独当一面的储君了。

在家里就更不用说了,只有点头应声的份儿,没有开口发表意见的份儿。

“行了,娘,爹也是为了瞻基好罢了,毕竟他都十七了。”朱瞻垶笑着给自家老爹解围,全然忘了自己也是他口中的十七岁。

不过朱瞻垶没想到的是,他这不开口倒还好,一开口反倒是把战火给引到自己身上了。

“我还没说你呢!”太子妃瞥了瞥自家儿子,虽然是说教的口气,但相较于刚才却轻柔了不少。

“你要选嫔的消息传出去之后,你外祖母也让人给我传来消息了,说是看看要不要让孙家丫头再过来一趟?”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野果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www.yeguoyuedu.com 】

似乎是觉得这么说有些不太妥当,太子妃停顿了一下后急忙补充道:“当然了,主要还是看你的意见。”

“孙家丫头?”朱瞻垶浅浅的愣了一下,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孙若微?”

好几年都没听到过这个名字了,朱瞻垶都快忘了,不然的话也不至于像刚才那样愣好一会儿。

“对啊,那姑娘好歹跟你在宫里朝夕相处了一年多,娘寻思着也算是有些基础,你要不要看看?”

太子妃嘴上说着,但实际上却不是这样想的。

孙若微是个什么性格?这一点怕是没有人比太子妃更清楚了,在对孙若微的了解这一点上,哪怕是朱瞻垶都没有太子妃清楚。

毕竟,孙若微入宫之后可一直都是太子妃在负责教导她。

对于孙若微,太子妃没什么好感,也并不希望她成为自己的儿媳妇,哪怕只是妾室,但这事儿是彭城伯夫人,也就是她的母亲提起来的,她不好拒绝。

之前因为太子妃长兄张昶的事情让她对娘家一直由一种愧疚的感觉,虽然明明不是她的错,但这种愧疚的情绪却是和对错无关。

所以,这次的事情她也不太好拒绝,更何况,她也想看看儿子的意见,若是儿子喜欢,那她也就忍了。

“还是算了。”朱瞻垶想了想,最后还是摇了摇头。

“若是寻常的姑娘,就算是为了让外祖母高兴我也会同意,但孙若微这个人不行。”

朱瞻垶的话让一旁默不作声的胡善奕微微松了口气。

她虽然受过这个时代的良好教育,但对于自己丈夫纳妾也不可能一点反应都没有的,只不过她知道这是不可能阻止的事情,所以才会默不作声,甚至尽心尽力地促成。

还有就是她了解自己丈夫的性格,知道自己的丈夫不是一个会被儿女情长捆住手脚的男人,这一点无论是在她还是那六个朝鲜贡女的身上都能看得出来。

但若是让一个跟自己丈夫有所谓“感情基础”的人参与进来,那她还真没有什么底气。

“你真是这么想的?”太子妃没有说话,因为儿子的回答正合她心意,但朱高炽却开口了。

孙若微的小心思很多,她在朱棣、朱高炽等这些长辈面前的表现一直都很好,唯独不讨太子妃的欢心,这一点哪怕太子妃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她也只是感觉孙若微的举动有些刻意,处处都有算计的影子而已。

但朱高炽就对此不太敏感了,他倒是很想让孙若微成为他的儿媳妇。

“孙若微这个人在进宫之前肯定受到过嘱咐,要么就是这个人就天生心气儿高,不会甘心居于人下的。”

朱瞻垶对孙若微其实了解不多,他只是基于历史做出了这个决定,因为他不想去赌。

“在这件事上,想必娘要比我清楚。”

“嗯?”朱高炽很是奇怪地将目光投向了自家媳妇儿。

“这倒是真的。”太子妃擦了擦嘴,给自家儿子投去了一个大白眼。

显然,她的好大儿是要把她给推出来当挡箭牌。

“儿子今年多大了?”

“嗯?刚不是说了吗?十七了。”朱高炽还有点儿没转过弯来。

“那位孙姑娘跟咱们儿子可是同龄。”太子妃不紧不慢地将原因说了出来,让朱高炽为之一怔。

还真是,他把这件事给忽略了。

既然他老丈母娘都开口再次推荐孙若微了,那就证明孙若微至今未嫁,这就有些不太正常了。

十七岁,在明朝这个时期,这个年龄的女人已经相当于后世三十四五的大龄剩女了,而在这个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年代,这个年纪还未出嫁显然不正常。

其次,孙若微在某种程度上来说要比寻常女子更加抢手。

首先,其父孙忠虽然只是个主簿,但大小也是个官员,有官职就不会缺少联姻的人。

其次,作为曾经的太孙妃候选,这无疑说明了孙若微在外貌、品行上都是上佳,不然不可能被列为太孙妃的候选。

最后,孙家与当今太子妃的娘家交好。

有这三点在,提前的人踏破孙家的门槛不敢说,但也绝对不会少了,然而孙若微却一直未嫁……

不仅如此,在皇太孙要选嫔的消息才刚放出去多久?彭城伯夫人的推荐就来了?这也太快了吧?

朱高炽以前还没注意,现在这么一想,还真是处处都透露着心计的影子。

“所以说啊,我还是让爷爷给我选几个空有其表的花瓶仍在后宫里摆着好看算了,这孙姑娘我就不招惹了。”

朱瞻垶招了招手,朱铭快步走来,递上了一封信。

“再说了,善奕要学习的东西还有很多,现在的她怕是也就跟那个孙姑娘打个平手而已,我可不想以后搞得我后院着火。”

“娘您还是带善奕去好好学习学习吧,就这点儿本事她可不够格。”

朱瞻垶的一席话虽然带有点儿贬低的意思,但胡善奕很是聪慧,她明白朱瞻垶其实多多少少带着点儿偏袒的意思。

“妾身让殿下失望了。”胡善奕低着头,顺着朱瞻垶的话说下来。

“得,那你们爷仨儿说吧。”太子妃的眼力见儿比胡善奕强多了,自看见自家儿子从朱铭手里拿了封信就知道接下来的话她不太好继续听了。

后宫不干政,虽然只是明面上的规矩,但样子还是要做的。

见自家老娘带着自家媳妇儿离开,朱瞻垶这才将信甩给了自家老爹。

“您看看,这事儿我不太好伸手。”

朱高炽皱了皱眉头,什么都没说就打开了信封。

按理来说,朱瞻垶这个皇太孙已经有些名不副实了,因为他现如今无论是地位、作用还是能力都已经有点儿盖过他爹这个皇太子了。

换句话说,能让他说不太好插手的事情已经不多了,除了……

朱高炽的眼睛眯了起来,这事儿……自家儿子还真是不太好伸手,不仅是儿子,就连他都不太好伸手。

原因无他,这里面说的是谷王,也就是朱瞻垶的十九爷爷、他的十九叔相关的事情。

“这事儿啊……还是交给你爷爷处理吧……”朱高炽也微微摇头。

朱瞻垶是小辈儿不好插手,他虽然比朱瞻垶高一辈儿,但也是一样的。

“爷爷那边我已经让腾骧卫将消息送到锦衣卫去了,爷爷应该昨天就收到消息了。”

朱瞻垶从自家老爹手里将信给拿了回来,甩给了自家弟弟。

这是以前从未有过的,朱瞻基也是愣住了,然后才有些战战兢兢地拿起信看了起来。

虽然他从自家父亲和哥哥的反应上看出来这事儿怕是很棘手,但更清楚自家哥哥这其实是在教导他。

“说说看法。”朱瞻垶轻轻地叩了叩桌面,显然是让弟弟发表一下看法。

“这……”朱瞻基将信收了起来,看了看自家老爹,又看了看自家哥哥。

“我就知道这事儿肯定要解决,不然的话肯定就不好收拾了,至于解决办法……”

朱瞻垶微微点头,能看出这一点就已经够了。

信上只是说谷王这段时间总是去蜀王和代王朱桂发牢骚,后来慢慢变成鲜少去蜀王那里,但与代王的交流却多了。

除此之外就是谷王封地的异动了,那里“自发地”组织起了一批商队,说是要响应朝廷的号召,将草原的货物贩卖到西域去。

能说出这番看点,就说明朱瞻基已经察觉到了谷王和代王的图谋不轨了。

“若是让你去做,你会怎么做?”朱瞻垶又叩了叩桌面,给自家弟弟出了个问题。

“这……”朱瞻基低头想了想,然后抬起了头,面带坚毅之色。

“首先可以确定的是要讲此事扼杀于摇篮之中,其次就是要先礼后兵,我觉得……”

说到这里,朱瞻基停顿了一下,然后将目光朝着西北方斜了斜。

“要不,让爷爷那一辈儿的人去?”

“哎哟!”朱瞻垶多少有些惊喜。

“不错哦!”

朱高炽闻言也是微微点头。

自家二儿子说的还算可以,先礼后兵这点儿是没毛病的,毕竟是大明的藩王,现在也只是有异动而已,只要是没付诸行动,那他们就不太好直接动手。

血脉情谊总是要顾及一下的。

至于这先礼后兵的礼,那自然是得让跟谷王、代王同辈的人去,而封地在谷王和代王西北方向的也就只有一个了,而且这个人选相当的合适。

蜀王朱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本站推荐

不世奇才重生网络大佬第一战神神级龙卫大清隐龙透视之眼漫威里的德鲁伊新时代导师修罗武神最强狂婿

相邻小说

万劫武神地球音乐人我摊牌了,我是祖国人!我成为了魔帝铠甲洪荒之我是天蓬重生之金牌明星经纪人重生大牌经纪人都市漩涡极牛鬼才在异界本道祖文成武德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