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西红柿小说移动版

m.fqxsw.org

第234章 周岩我能抱你一下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老三样餐馆里,苏有容格外有兴致地点了几个小菜。

赣菜的特点就是辣,再加上这是一家十分地道的赣菜馆,如果不够辣,显然是不过关的。

周岩没什么意见,这家开在万寿宫旁边的赣菜馆,曾经也和文学社的朋友来吃过好几次,一开始吃到嘴里的就是又烫又辣的感觉,只是后来越吃越畅快,就不在乎什么辣不辣的,好吃就行。

餐馆的装修格调很上世纪,报纸、搪瓷杯、花格子桌布,老三样之所以叫老三样,也是因为其餐具里的碗、碟、杯而得名。

搪瓷杯上印着的戴着帽的老人,以及语录,真的很有年代风格。

周岩和苏有容坐在餐馆里靠角落的地方,位置很偏,没人打扰,因此也很僻静。

点完菜之后,服务员也上了老三样的招牌,绿豆汤。

绿豆汤里有一颗颗软弹的小圆子,配合着冰冰凉凉的绿豆汤喝起来十分爽口。

绿豆汤是用餐之前解腻用的,秋冬之交,不用特别冰镇绿豆汤就带着清甜的凉意,周岩喝完了绿豆汤之后,只觉得胃口也大了些。

“这里菜挺不错的,算是老字号,尤其是它家的辣子蟹挂面,很好吃,就是蟹壳有点难剥。”

苏有容笑着说道。

“待会要不要我帮你剥?”周岩问。

“可以。”苏有容一点儿都没客气地说了声。

“有点麻烦唉。”周岩说。

苏有容一听就知道周岩刚才在假客气,她轻哼一声:“我不管,反正周岩你说的,待会帮我剥蟹。”

“行吧行吧。”周岩一副很勉强的样子。

“别人给我剥蟹我还不乐意呢。”苏有容白了周岩一眼,都囔道。

苏有容见周岩喝完了绿豆汤,也是招呼了一声:“服务员,再来两碗绿豆汤。”

“好的,稍等。”

服务员应了声离开,很快就拿来了两碗清澄的绿豆汤,并把两个空碗收走。

因为和周岩独处,苏有容也是难得有和周岩聊天的兴致,她还想说什么,手机就响了起来。

看了一眼来电显示,苏有容眉毛皱了皱。

“我接个电话。”

周岩点点头。

苏有容拿起手机起身来到用餐地方后面的角落,背着身接起了电话。

周岩看着苏有容的样子,就知道应该是家人打过来的。

而因为相隔不是太远,周岩也是隐隐约约听到了苏有容的声音。

“我都说了不满意不满意,你们还想怎么样?”

“我自己会操心,别再拿这件事烦我了好吗,我真的很忙。”

“我不够主动?他是什么东西,没礼貌,对,我就是没礼貌,我受够了知道吗?”

“别再说了,我和朋友吃饭。”

“你烦不烦。”

周岩吃着菜,这家餐馆的红烧肉用瓦罐烧制,香味锁的很彻底,而且色泽红亮,周岩夹起一块红烧肉,送进嘴里。

味道还不错。

苏有容回来的时候,眼角泛红,她坐回了自己的座位,只是和刚才的开朗相比,现在却有些缄默。

见周岩看过来,苏有容有些歉意地笑了笑:“不好意思啊,周岩,让你看笑话了。”

周岩估摸着应该是催苏有容相亲之类的事情,他没有多问,摆摆手,“没关系,吃点东西,心情会好点儿。”

苏有容点点头,夹了一块红烧肉吃进嘴里,只觉得有些苦涩,她随便嚼了几下就咽了进去,用纸巾擦了擦嘴角的油渍,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吃着菜的周岩又很快挪回了目光,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菜很快就上齐,只是苏有容显然没什么胃口。

她放下了快子,“周岩是不是所有家长都是一样的,从小管到大,从小学管到高中,管到大学,大学毕业了,还要管,找了工作还要管,管东管西的。”

“那我还好,从小到大我爸妈都没怎么管我。”周岩笑了笑。

许秀娟和周文军想管,也得有时间,刚结婚的时候爸妈俩没钱,欠了一堆亲戚债,做不得个人,也许是那会儿伤了自尊,就想着拼了命的赚钱,但有时候,真的不是赚钱就可以的。

周文军有一个战友母亲患了绝症,急需用钱,周文军毫不犹豫拿出了多年的积蓄,最后那战友为了救母亲还是欠下了一屁股债,自然也没办法还了周文军借他的钱。

这么多年过去,周岩也知道自己老爸已经在那账本上把属于他战友的名字划去。

许秀娟也只是哭闹了一阵,就再没提过这件事情,周岩知道老妈是理解周文军的。

钱这东西,需要的时候没有,不需要的时候,又会出来,而一出来,什么许久不联络的姨妈都会冒出来,说家里需要盖房子啊,儿子要结婚了啊,急需一笔钱治病啊什么的。

周岩看着周文军这么多年借出去很多笔钱,但真正能按时还上的,真没有几个。

一家人就这么在温饱不富裕里度过了这么多年,如果不是村里划地,许秀娟一定要盖房子,也许现在他们还住在市中心的出租屋里。

也不会认识唐糖和唐姨。

周岩还记得小时候过生日,在KTV里,自己被同学拉去打游戏,回到包厢的时候许秀娟直言你怎么不带着唐糖一起玩,那会儿周岩和唐糖也没见过一两次,对于别人眼中娇俏可爱的小女孩周岩真没什么念想。

两个人一开始的交集也许就是在许秀娟‘你怎么不带上唐糖’之类的话里。

包厢里那个扎着麻花辫,瘦弱怕生的小女孩,也许之后再没什么交集也说不定。

之后盖了房子,也就和唐糖一家成了邻居,父母也渐渐有了攒钱的习惯,不过仍旧不太富足,有一帮子亲戚,有钱就是错。

周岩还记得许秀娟老太婆去世的那天,一个个姨妈吵着分家,恨不得拿走锁着的保险盒里的所有东西,甚至闹出了火气。

财不外露,不露财,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也不会找上门,因此周岩一直隐瞒着,等他事业彻底稳定下来,再告诉许秀娟和周文军不迟。

周岩和苏有容说起了一些家长里短的事情,当听到周岩家里并不是很有钱的时候,苏有容也是意外了一下,“我还以为能培养出这么优秀的儿子来,周岩你的家庭应该很富裕。”

“偏见了偏见了啊。”周岩说。

苏有容笑了一下,“其实我很羡慕你,我妈从小到大管着我,我还记得有一次在外面玩,她是早上一个电话、中午一个电话、下午一个电话、晚上又是好几个电话,巴不得我立刻回家,也就现在工作了好一点,但还是一直让我相亲相亲..”

苏有容说着就有些说不下去,她夹了点菜放进碗里。

周岩默默地听着苏有容的话,这个时候也是问道:“有容你跟家里说过你工作上的事情吗?”

苏有容摇摇头,轻声说:“没有,我就说在洪城上班好照顾小晗,没说在哪工作,小晗虽然知道,我也让她没告诉家里,不然更心烦。”

“周岩你呢?你有和家里说创业的事情吗?”苏有容抬起头,清澈的眼睛看着周岩问。

【新章节更新迟缓的问题,在能换源的app上终于有了解决之道,这里下载 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同时查看本书在多个站点的最新章节。】

“没,有些东西说多了确实会惹来一堆麻烦事情。”周岩无奈地说。

苏有容认同地点点头:“是这样。”

跟周岩说了心事,苏有容心情显然好受了一些,也开始吃起了菜,时不时也会和周岩聊一聊。

苏有容看了眼辣子蟹挂面,觉得有了点胃口,也想夹起一个蟹脚,只是碗里突然多出了一个剥好的蟹脚,蟹肉完整,壳已经剥干净。

苏有容看向周岩,见他戴着一次性手套,碗快旁边还有剥掉的蟹壳,周岩无所谓地笑了笑:“刚才说过的帮你剥蟹。”

苏有容怔了一下,她慢慢低下头,看着碗里金黄色泽的蟹肉,她想着应该很好吃。

“我自己也可以...”苏有容说的声音很低,也不知道是想让周岩听见,还是不想让周岩听见。

周岩笑了一下,继续给苏有容剥着蟹。

苏有容小口小口地吃着,也没有阻止周岩把蟹肉放到碗里,只是脸蛋却不自觉变得有点儿酡红。

她的心跳很快,这次吃饭像是并不仅仅是吃饭,这是一种新的体验。

苏有容记得她明明可以和周岩一起吃饭的时候保持自然才对,但却不知道为什么,举动有些呆板,越发的不太自然。

周岩不知道苏有容有什么心里变化,他站在朋友的角度对苏有容说:“有容我觉得你可以把自己的意见让小晗转达给你妈,把话头说开了,什么矛盾都不是矛盾,咱们父母辈有时候想法很简单,你越抗拒的事情他们反而觉得他们的做法越是正确的,因为孩子都是不懂事的。”

“嗯...”苏有容发现自己这个时候的思绪有点乱,不过她还是点点头:“我会的。”

周岩说的没错,她确实和父母缺少沟通,可能从小到大养成的习惯,就算她做的是对的,也不会去和父母争辩什么,只是习惯性地抗拒,习惯性地拒绝。

不过她现在并不想再讨论这个问题,见到辣子蟹汤里还有些挂面,苏有容拿起一口空碗夹了些面,蟹肉全在自己这边,苏有容也做了一个比较大胆的举动,她把自己碗里还没有动过的蟹肉夹了一块放到碗里,然后再把这口碗递到周岩的面前:“周岩你也吃。”

周岩笑了笑,不知道为什么,苏闺蜜这样的举动就是很戳他。

周岩美滋滋地吃了面和蟹肉。

一顿饭很快吃完,苏有容结了账,很快就和周岩走了出来。

晚上的街道人多了起来,灯光五光十色。

小贩推着车开始无忌惮地在街头叫卖着小吃。

万寿宫这边一直都是久负盛名的小吃街,很多游客来到洪城基本上都要来这里打卡一番,只是现在没有后世那会儿流于形式罢了。

晚风有些醉人,尤其是光晕点染在街巷上,就像是给街面铺上了一层明黄的滤镜,马路上没有车辆,最多也就是三轮车,快起来的城市里,这是难得慢下来的地方。

周岩和苏有容并肩走在小巷上,苏有容裹了裹身子,显然有点受凉。

周岩把大衣脱下来,披在了苏有容的身上。

“谢谢。”苏有容礼貌地说了一声。

周岩:“我们俩还用说谢谢吗?”

苏有容抿嘴一笑:“不用吗?”

不过她还是很自然地把周岩的大衣穿好。

大衣身上有周岩澹澹的味道,苏有容觉得挺好闻的,甚至有些心安。

和周岩一起,她真的不用考虑太多杂七杂八的事情,可以胡思乱想,可以不被烦恼占据心神。

有的,只有安全感。

苏有容裹了裹周岩的衣服,晚风依旧拂面,但她却从来没有这么心安过。

只是潜意识里像是渴求更多,与周岩的距离也在不知不觉地靠得更近了一些。

有时候肩膀碰到肩膀,不过两个人都没说什么。

夜晚很热闹,也很寂静,属于两个人的静谧,路灯明黄,穿过了热闹的小巷,所能听到的,只有哒哒的脚步声,很明快的味道。

“周岩你知道吗?在小晗没出生前,我在家里其实也很开心,想要什么就有什么,可小晗出生以后,我成了姐姐,我也要担起所谓姐姐的责任,做姐姐的表率。”

“在外人眼里我很聪明、很漂亮、也很懂事,可没人知道,有时候我真的很讨厌我的父母。”

“他们开始把所有的东西都给妹妹,曾经是我的东西。”

“他们对小晗很好,但却十分严格地要求我,我高中读什么学科,毕业后选择哪一所大学,甚至包括专业的选择,都由他们决定,他们什么都要干涉,反反复复地说着为我好为我好,但我知道,有些时候,只是为了他们所谓的面子。”

“就连相亲也是。”

“也许他们没什么错,小晗也没什么错,但我就是不愿意,不想...不想按照他们的意愿活一辈子。”

“给我介绍相亲对象,他们会夸那些人怎么怎么优秀,却总是无视他们女儿的想法,如果连喜欢一个人都必须是他们强加在你身上的,那还有什么意义。”

静谧的街道,苏有容将心事吐露,她看着默默倾听自己发牢骚的周岩,温柔地笑了一下:“周岩我能抱你一下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本站推荐

神魂至尊重生网络大佬漫威里的德鲁伊女神的超级赘婿第一战神带着满级帐号闯异界最强狂婿神级龙卫不世奇才透视之眼

相邻小说

我在修仙界猎杀穿越者我在修仙界养小奶狗快穿:我在修仙世界直播坑师尊元宇宙:我在逃生游戏里杀疯了假如被清冷美少女盯上海贼之鱼人荣光余生不过宠你入骨重生宠你入骨穿书:女主她妹和疯批魔尊he了星际:炎黄崛起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