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西红柿小说移动版

m.fqxsw.org

第六卷龙煌天崩 第一百三十五章 心有苍生,开万世太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偏殿之内,显得有些空荡寂寥。刘端沉思不语,不知想着什么。

苏凌想着搭讪,可是实在不知说些什么,也只得低头摆弄自己大氅的带子。

良久,刘端这才抬起头来,眼神忧郁,长叹一声道:“齐伴伴,去把朕桌案上的折子拿来。”

齐世斋闻言一愣,脸色更变,颤声急道:“圣上,这折子涉及军国大事,除了陛下龙目预览,其他人恐怕......”

“拿来!——”

刘端忽的声音提高了许多,带着些许的怒气。

齐世斋身体一颤,没有办法,只得颤颤巍巍走到龙书案案前,将那些折子拿来。

刘端瞥了一眼,从里面随手拿了三个折子出来,递给苏凌道:“苏卿,你看看吧。”

苏凌先是一怔,觉得自己看折子,的确有点不合适,不过刘端都说了,自己也就没啥压力,随即也不客气,接过来翻看起来。

原来皆是任命官员的折子,署名的皆是司空萧元彻。

苏凌心中知道,这肯定是司空府的幕僚代笔的。

他粗略的看了一下,便递了回去。

“如何?......”晋帝刘端似有深意的看着苏凌,缓缓问道。

苏凌直抒胸臆道:“微臣看过了,这里面任命的官员职品都不高,但皆是军、吏、户等重要环节的实权要职。”

刘端心中暗暗赞许,点了点头道:“你只粗粗看了一会儿便能看出其中的奥妙......”

刘端又似有些期待的问道:“除了这些,你还看出了什么。”

苏凌也不隐瞒,淡笑道:“这些职位的人选皆是曹司空的心腹嫡系,并非圣上心中的人选!”

齐世斋闻言,声音颤抖,大声斥道:“大胆苏凌......”

刘端朝齐世斋瞪了一眼,沉声道:“齐伴伴,一旁伺候着便好了......”

齐世斋忙低声道:“老奴明白......”

刘端似乎对苏凌的直接很满意,点点头道:“苏凌,你倒是很坦诚啊!”

苏凌一笑道:“圣上今日诏我,不就是想让苏凌说心里话么,苏凌既然来了,又为何要多此一举的隐瞒讨好呢?”

刘端点点头道:“听听!听听!这才是为人臣者该有的态度,可叹满朝......”

他忽的住了声,缓缓将这几个折子在手中晃了几晃,似征询道:“你说,朕是准了,还是不准呢?”

苏凌神色如常,朗声道:“圣上乃是天子,任命考核官员自然是天子一人做主的,这折子里的人选,若陛下看着中用,便准了,不中用便驳了。”

刘端心中更为满意,看来这人真的不是萧元彻的人,否则也不会如此说话。

大幸!大幸啊。

只是刘端却有无奈,忽的仰头轻轻笑了笑道:“不准?我倒是希望一个也不准,可是,朕真的能不准么?”

忽的刘端蓦然站起身来,两三步走到齐世斋的近旁,从他手上,接二连三的拿起的一本一本的折子,不断晃着,不断冷笑。

“这个......这个......还有这些......统统都是司空府上的折子,莫说这些......”

刘端忽的朝那龙书案上看去,满眼的厌恶道:“这书案上的所有折子,哪一个只需朕一人看了便能做主的?朕看是看了,还要发到中书那里去......那里不过是萧元彻的后花园,中书要看,萧元彻也要看!朕不过是盖个大印戳子罢了!他们不嫌费事,朕还嫌费事,自己进宫取了这大印,自己想怎么盖,怎么用,岂不更好!”

刘端说着说着竟浑身颤抖,眼中悲愤,忽的一使劲,朝那书案上使劲的抹去。

“稀里哗啦——”那些折子全部掉落到地上,散落的哪里都是,乱糟糟的一堆。

吓得齐世斋脸色发白,扑通跪在地上,颤声道:“陛下息怒,陛下息怒啊......”

苏凌心中一凛,他也有些可怜这个皇帝,从刘端跟他这几句对话中,苏凌可以看出,他不是个昏君,更是看透这些折子背后的关系利害。

但他知道凭着自己的本事也救不了他,他不敢、不愿、不能、不会去救他。

苏凌面无表情的坐着,一动不动。

仿佛晋帝的冲冲大怒和无尽悲凉,与他没有一点关系。

本来就没有,他不过是一个看客。

刘端不知为何,竟渐渐冷静下来,轻轻闭上眼睛,缓缓道:“齐伴伴,把这些收一收吧。”

其然后又走到苏凌对面坐下,闭眼靠在椅子上,不再说话。

大殿里雅雀无声,只有齐世斋整理折子的声音,窸窸窣窣,他虽轻,可是那声音却仿佛敲在人的心上,每敲一下,都沉重一分。

等齐世斋收完了,刘端才缓缓睁开眼睛,叹了口气道:“苏凌,朕有些话想对你说说。”

苏凌这才正色道:“圣上请讲!”

“朕知道如今天下早已不是那个强晋的天下,沈济舟名为朕之晋臣,但暗中做什么勾当,朕还是知道的,他与萧元彻必有一战,无论谁胜谁负与我没有半点关系......”刘端的神情有些苦涩。

苏凌心中一震,刹那之间,他又重新审视了一番刘端。

这个人,有韬略的,只是无奈......

“除此之外,刘氏皇亲只顾自固地盘,根本无法指望,唯有一个刘玄汉,或赤胆忠心,然而势单力微,艰难支撑......”

刘端顿了顿,一股强烈的无助感袭满全身。

“我这个天子,又能指望何人......”

他说这句话时,已然泪光盈盈了,若不是估计天子颜面,便要当着苏凌的面落泪了。

苏凌心中也暗自叹息,听到刘端这些话,他也对刘端感到些许的悲哀。晋自刘端之前的二帝开始,便已积重难返,朝政黑暗,国力衰微。

而这刘端自幼年便成了皇帝,如今二十多岁,对时局看得倒也透彻,看来还是有些才能的。

只是生于囹圄,他有什么办法呢。

苏凌默不作声,只将头低下,看不清他的神情。

刘端对他的反应似乎意料之中,也不恼怒,长长叹了口气道:“其实,跟你一个小小曹掾说这个,朕也知道没什么用处,只是,你刚入仕途,朕还是相信你,没有过多的偏向谁的,跟你说了,也不怕招来什么祸事......”

苏凌暗暗称赞,这刘端的胸怀也是有的,做一个天子,够用。“朕也不是要有什么作为,而是只有一个希望,这大晋几百年的江山社稷莫要葬于朕的手中便好啊......”

刘端这话,像是自言自语,又像对苏凌说的一般。

齐世斋在旁边听着,只惊的大汗淋淋,扑通跪在地上,磕头不止道:“圣上......圣上慎言!慎言啊!

刘端摆摆手说,齐公公,你也莫要害怕隔墙有耳,朕这样说,便是有其他人听到又能如何呢?亦或者朕什么都不说,他们就不能把朕如何了么?”

刘端缓缓转身,眼中似有希望对苏凌道:“苏凌你说,朕该如何是好......”

苏凌没想到刘端就这样直接的问了出来,一时语塞。

他能怎么办,总不能告诉刘端,你这是死局,趁能多当几天皇上,多享享福,多纳几个妃子,醉生梦死一场也是好的这些话吧。

苏凌思忖良久,这叹了口气道:“陛下,您或许不该问我吧,满朝文武,哪一个不比苏凌才高?大晋的路该如何走,应该是他们需要做得吧......”

刘端苦笑一声,淡淡的道:“满朝文武?我能问谁?郭白衣、徐文若、程公邵?还是黄奎甲、许惊虎、夏元让?亦或者与朕同宗族的刘梓鞅?哪一个我能问,我问了,哪一个又敢说?哪个真敢说了,又说的是真话!”

苏凌不动声色道:“既然是朝中的大臣都无法言说的,苏凌区区曹掾,更不敢随便乱说。”

刘端淡淡一笑,忽的盯着苏凌,竟有些了些许帝王气势道:“朕要你说,你便能说,朕恕你无罪。”

苏凌没有办法,心中暗道,你恕我无罪鸟用?司空恕不恕?

他无奈,只得接过来刘端踢来的皮球便琢磨便道:“这大晋乃是陛下的大晋,这天下的臣民也是陛下的臣民,陛下应振作起来,肃清纲纪,扭转颓势,想必天下定然云集景从,而不是问我这小小的曹掾。”

苏凌虽然在给他画了一张好大的饼,但也有心提醒于他。

言下之意,只要你硬起手腕,叫板权臣,这天下定然有人会打起勤王除贼的大旗来。

说完,苏凌竟毫不避讳,身体一拔,直视起刘端来。

那眼神分明是告诉他,除权臣和除贼,都是除萧元彻,而你这个大晋天子真的敢么?

苏凌也是有意试探刘端,若刘端真的能够血气方刚一回,苏凌倒也真想不顾一切的帮刘端出几条主意。

刘端闻听蓦地站起身来,双拳紧握,浑身颤抖。眼中渐渐的发红起来。

齐世斋从未见过如此神色的天子,只吓得再次跪地扣头流血道:“圣上息怒......圣上三思啊......如果圣上此时按照苏凌的话昭告天下除贼勤王,怕是旨意还未出这宫墙,便已经......”

苏凌忽的站起来,眼神直逼齐世斋,冷嘲道:“齐世斋,未战先怯,陛下身边有你们这群畏首畏尾庸才,大晋何时方能振兴?”

他转头,直直的盯着刘端,一字一顿道:“自古成大事者,向死而生,何须此身?圣上,该当如何,一言而决!”

刘端身体颤抖,呼吸急促,半晌如此。

他却最终还是眼神涣散,身体一软,无力的瘫坐在椅子之上。

苏凌暗暗摇了摇头,堂堂大晋天子,连豪言壮语的这点血性都没有了,实在是可悲。

苏凌在赌,他也赌对了。

这个刘端虽然可怜,但可怜之人必当可恨!

他赌这刘端没有这般勇烈气血,果真如此。

“从长计议......从长计议......”刘端喃喃的似乎自言自语有有些掩饰的说道。

苏凌这才淡淡道:“圣上,苏凌在离忧山时,曾听师父讲过一个故事,不知圣上有没有兴趣听一听。”

装X就装大一点,在皇帝面前装,算不算最高境界了。

苏凌满嘴胡说,他何时去过离忧山?便是离忧山在何处,他亦不知道。

只是,气氛都到这儿了,总得熬碗毒鸡汤出来......

“你说吧......”

“有一个人捉了一只鸟,把这只鸟关在了鸟笼之内,这只鸟起初向往外面无拘无束的生活,每日里在鸟笼内挣扎扑腾,凄鸣不已。然而这个人不为所动,只是每日三餐供给鸟儿。”

baimengshu.com

苏凌偷眼看了看刘端,见他依旧无语的坐在那里,眼神失落,并没有觉得苏凌将他比作故事里的鸟而动怒。

他这才又道:“时间一长,这鸟儿吃惯了人给的饭食,便是人打开鸟笼赶它出去,它也不飞走了。”苏凌说完,眼睛微闭,不再言语。

刘端凄然一笑,淡淡道:“朕便是那只鸟么?”

忽的,刘端身子一正,眼神多了些许犀利,沉声说,苏凌,你可知罪!

苏凌闻言,暗道,雾草!刚才还好好的,说翻脸就翻脸?你玩不起啊!

事到如今,苏凌也只得淡淡一笑道:“大不敬是么?”

刘端眼神灼灼,沉声道:“既然你知道,就不怕朕处置你?”

苏凌哈哈大笑,不以为意道:“苏凌贱命一条,自然不如圣上尊贵,圣上豁不出去的东西,苏凌却是舍得的。”

“只是,苏凌舍得给的这条贱命......”

“圣上敢要么?......”

苏凌说着直直的盯着刘端,眼中仍旧是风轻云淡。

刘端眼中的杀意一闪而过,随即缓缓的摆了摆手,轻轻的道:“罢了!忠言逆耳,朕又不是暴君......人言苏凌乃赤济之才......”

“苏凌,朕要用你,你可愿意?”

苏凌不置可否,淡淡道:“不知圣上,如何用我?”

刘端一字一顿道:“文官武官,所有品级,任你挑选......”

苏凌一点都不曾动心。

这玩意跟大街白捡一样,别人扔的,他还稀罕捡回去?

弄不好惹得一身骚。

苏凌一摆手,哈哈一笑道:“苏凌不过是一浪荡之人,从未想过做什么高官,更没有什么济世之才,微臣还是去卖饭、卖药,做个清闲的曹掾,来得自在。”

刘端犹不死心,盯着苏凌道:“朕不信,你来到京都龙台不是为了搏个前途?如今前途给你了,你能不要?”

苏凌依旧淡漠,声音也不疾不徐道:“不瞒圣上,苏凌本是宛阳苏家村人士,若不是宛阳连年争战,苏凌也不会背井离乡来到京都龙台......”

他顿了顿又道:“苏凌不过是做得一盅好肉,抓得一副好药,写得几首歪诗罢了。当个小小西曹掾正好符合苏凌的能力。真要立于朝堂,其一德行不配,第二才学不堪,第三名望不足。因此苏凌于高官厚禄一途,没有任何妄想。”

刘端说,你不愿做官,莫不是还想着司空府么?”

苏凌不置可否,并不说话。

刘端声音一沉道:“只是苏凌,你今日来宫中见朕,你觉得司空还能如曾经那般不疑你么?”

苏凌这才正色拱手道:“圣上,苏凌来见圣上,乃是司空传圣上谕旨,其中原委,陛下明白,司空也明白......”

苏凌忽的洒然一笑道:“日后司空不疑我,我继续在龙台做生意,若司空疑我,我走便是,难道苏凌还舍不下一个小小的曹掾乎?”

他的声音蓦地高了许多,朗声道:“还有,圣上错会了,苏凌非是司空府的人,只是司空大人与微臣有些许生意上的来往,至于董祀的事情,实乃苏凌无心为之。”

刘端闻言,追了他的话音道:“你说你不是司空的人?此话当真?”

苏凌不假思考,点了点头。

刘端见此,也轻轻的点了点头。

“好,朕信你,只是,苏凌你可敢保证,你从宫中出去,不管日后如何,你绝不助萧?”

苏凌哈哈大笑道:“圣上,您不是一直问我来龙台干什么?又觉得我满身是才,不立于庙堂可惜了......”

“那苏凌便实言相告罢!”

苏凌忽的站起,神情悠远,声音浩然道:“圣上,有的时候,不立于庙堂不代表不能做些事情,庙堂上的那些人是为陛下做事,或者有可能迫于形势为司空做事。”

“而远离庙堂者,所做之事——只为天下苍生!”

“朝廷是圣上的,而天下却不止圣上一人!”

“天下还有苍生浩荡,还有百姓何辜!”

苏凌的声音听在刘端耳中,犹如晨钟暮鼓,渺渺恢宏。

“如今军阀混战,谁是好人,谁是坏人,又能有个公论?莫说司空,便是沈济舟、刘靖升之流,苏凌也不助!”

苏凌说完这句,那眼神中已是凛凛之意。

既然他信我不将他的话告知萧元彻,我便也敞开心扉一次吧。

这些时日,太压抑......

苏凌想到这里,便洒脱许多,忽的又道:“圣上,既然推心置腹,苏凌斗胆再送您几句话。”

“什么......”

苏凌蓦地起身,声音庄重,亦满是铿锵之意。

“生为人者,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再看刘端和齐世斋,皆面色肃然,默默不语。

苏凌这才朝着刘端一拱手淡淡道:“时辰已然不早了,苏凌多留无益,告辞!”

言罢,苏凌蓦然转身,昂首大步,朝着殿外走去。

殿外有风,白雪朱墙。

少年身影,白衣猎猎。

“苏凌......”刘端忽的轻轻地唤了一声。

他眼中似有不舍之意,他知道,这个少年出了这间大殿。

或许,终将不再为他所用。

苏凌并未转身,缓缓停下,沉声道:“圣上,还有事么?”

“朕只需你记住答应朕的那件事......”

“圣上明示。”

“无论何时,不要助萧,无论何时,不要叛晋。”

苏凌耸了耸肩膀,举起右手做了个OK的姿势,不再停留,大步的离开了大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本站推荐

女神的超级赘婿神魂至尊新时代导师修罗武神透视之眼太丘之上第九特区重生网络大佬不世奇才最强狂婿

相邻小说

大唐小侯爷桃源狂医忍界:一个平平无奇的观众家族修仙:从御兽开始崛起一人镇守孤城,于人世间无敌偏执校草的甜软小白兔绝密缉凶外滩十八号龙珠:这人造人超强让你修履带,你把坦克改造了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