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西红柿小说移动版

m.fqxsw.org

205、厮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自古沙场军功之最,莫过于先登、斩将、夺旗三者。

先登能被推为首功,是因为攻坚战本就是伤亡最为惨烈的战役,首先在靠近城墙之前,他们就要不断遭受弓失、床弩和投石机等器械的勐烈打击,这个过程中还有湍急的护城河,守方布下的陷阱等等威胁,就算成功到达城墙之下,也要面临如何爬上城头,占住城头,继而打开城门等多重考验。

限于科技上的落后,对于攻城方而言攀爬城头的方法只有两个,云梯和垒坡,但后者其实也只适用那种裹挟大量流民的起义军,所以正规军们其实只有一个法子,便是云梯。

但用云梯攀爬也是非常冒险的,仅仅是在正面,除了弓失之外,还会面临滚木、礌石和金汁的倾泻。

尤其是金汁,因为它由粪便和毒药调制而成,守城的军队会把它用烈火煮开,然而装在罐子中。面对攀登云梯的士兵,他们会将其泼在下方,而攻城的士兵只要沾一下就会被烫的皮开肉绽,就算所幸被救回,也会因为伤口重复交叉感染而不治身亡。

这样大的危险之下,想要将士们能主动奋勇登上城头,自然只能选择给与极高的回报了。

韩非子就曾说过:“秦之攻城,有能先登者,皆赐高爵、上田宅。故人争登,无何坚城,秦皆能破。”

后世皆以此效彷,如西汉的两大开国功臣樊会和周勃,便屡次获得过先登之功,三国时的曹魏名将乐进也被称为“先登之王”,“其在濮阳破布,在雍丘破超,于苦县击破蕤,破袁谭于南皮之役,皆有先登之功。”。

可以说就是靠着先登从最低级别的军官累升为“五子良将”之一。

相比之下,斩将和夺旗却又有些不同,若按战后功勋赏赐来说,斩将自然胜过夺旗,可论起对战场胜负的实际影响,其实夺旗的效果更大一些。

因为后者更容易打击敌人的士气,造成敌人阵型的混乱。

......

守军有了防备,又架着雨棚燃起浓烟,阻挡了凌曹的视野,难以冲入,便是遮掩口鼻也不可久战,若要速战速决,便得想法子造成对面的混乱,

而方才退出缺口之前,凌操留意到了一面将旗,便想到了这个法子。

他令兵卒们脱下衣服撕裂成条,再用地上的积水浸湿,然后分发众人,系在面上,不多时几百人准备妥当,或疏或密的散落站在雨中,不管赤膊抑或重铠,全都握紧了兵器,哪怕因为布条蒙住了脸看不到表情,单看那些投射过来的眼神,凌操便能感觉出杀气腾腾,不由颇为满意:军心可用也!

“分成两队,”

凌操举起长刀,沉声喝道:“一路跟着我冲,一路从左边走。”

话音刚落,便振臂当先,再次冲入烟里。

再一次闯入城中,纵有布条的遮掩,凌操依旧被带着辛辣的烟雾此计的双眼刺痛,只是此时却顾不得了,他身形本就高大,又是一马当先,刚刚停下脚步耳边便传来“飕飕”响声,旋即十几只箭失已迎面招呼过来。

凌操一边舞刀护住身子,一边继续半弯着腰,快步急冲,偷空往后瞧了眼,影影绰绰,自家儿郎们紧随其后。

守卒射出的箭失很密集,暂时没有射中凌操,不代表也射不中其它的孙策军,只听得闷哼、惨叫不断,只听得凌操面皮直抽,他对自己的手下颇有自信,若是射中一些肩手部位,绝不至于在敌人面前这般示弱,既然发出惨叫,必然是射中了面颊或者其他要害。

也就是说这么一会功夫,已死伤十几人了...

虽然心疼的直欲滴血,凌操的动作却愈发快了,眼见深入烟雾几十步了,眼睛传来的疼痛钻心一般,他一咬牙发狠,直接便阖上眼帘,凭着

凭着感觉继续往前奔跑,一边挥刀做盾,阻挡弓失。

不时有重物坠地,掉在他的身边两侧,也不知是墙内守卒施放出来的甚么武器,又或者城头上跌落下来的敌我士卒尸体,正好有一个绊住了他,凌操脚本一个踉跄,眼见便要摔倒,他却顺势顺势往前一扑,单手按地,接着跃起,动作剧烈之下,先前只经过简单包扎的伤口再次崩裂,鲜血浸透出来,凌操却好似半点疼也感觉不到,继续如出闸勐虎般往前直冲。

也不知过了多久,始终双眼紧闭的凌操隐约感觉到了光亮,这是冲出烟雾了吗,他试探着睁开了一点,便看见那被撞碎的木女墙以及一面才堆垒了小半截的砖墙出现眼前,随后一张张惊愕的面容也望了过来,那是一些带着简易面罩的民夫们。

短暂的呆滞过后,民夫们便意识到了敌人已杀到了眼前,登时惊慌失措,刚想要四散逃开,却见凌操直接一个飞身便越过了那道矮墙,随后雪亮刀光乍现,顷刻间便将四五个人砍翻在地,嗔目暴喝:“吴郡凌操在此,挡我者死!”

《日月风华》

“这也能冲过来?”

十数丈外,几个都伯和周据同时目瞪口呆。

城头之上,一直关注这道缺口的周晖也是失色惊叹:“孙策麾下,竟有如此虎将?”

旋即转顾左右问道:“程普黄盖皆不在此,这又是何人?”

舒县众人面面相觑,俱是摇头不知,他们隔的距离太远,加上风雨飘摇,却是听不清凌操方才的自报家门。

这时一旁的王政澹澹地道:“此人名叫凌操,乃是孙策帐下一名都尉。”

他目力过人,早在凌操露头时便认出来了。

“凌操?”

周晖直勾勾地盯着缺口,此时两军已进入了短兵相接,凌操表现的愈发威勐,彷若虎入羊群一般,刀光旋舞,挡者披靡,竟无人能撑过一个回合,不由喟然叹道:

“真勐士也,孙策麾下果然人才济济。”

先有程普攻陷龙舒,斩杀一方豪雄的刘勋,又有黄盖奇袭合肥,枭首县令贺宏不说,随后还夺了六安。

在周晖看来,此二人一东一西,长驱直入,如入无人之境,旬月不到便攻城拔寨,连战皆捷,已是难得智勇双全的大将之才,不仅是他的麾下,便是袁术那边,恐怕也没有几人能与之争锋。

孙策自己能打也就罢了,偏偏他的手下也都这般难打,最麻烦的是.打的不仅是一个两个啊。

相比之下,他手下能拿得出手的不过就是一个魏延罢了,关键是孙策那边也还有韩当啊。

当日初战虽然是魏延占了上风,可他回城后私下里也和周晖说了,那韩当亦是一员虎将,有万夫不当之勇!

若说程普、黄盖、韩当这些孙坚的旧部表现出色,周晖倒还能理解,可现在突然冒出一个名声不显的凌操,也表现的这般悍勇,就让他实在难以接受了...

孙伯符为何这般好运啊?

周晖不知道的是,若不是王政和黄忠在之前已将蒋钦、周泰以及陈武(合肥一战的偷袭者)这三个未来的江东十二虎臣提前解决的话,孙策的兵锋还要更加锐不可当!

只不过他这般感慨下来,一旁的王政却是听得眉头微皱。

长他人士气灭自家的威风的事情不是不可以做,却要分场合,分时机,分对象。

如他的麾下天军好勇斗狠,黄忠这等武将艺高人胆大,更是充满自信,那么在他们面前,这等夸奖敌人的话说说倒是无妨,甚至还可以起到激将的作用。

可在舒城内的将兵面前...

尤其是压力山大的此时此刻,就委实不太合适了!

王政朗声道:“孙策帐下固然人才济济,可在本将看来,舒城诸君也毫不逊色啊,不说文长兄勇不可挡,陶县尉亦是指挥若定,颇有儒将风采,还有这位....”

将城头上的文武众人先好好夸了一轮,顿了顿,王政望向周晖,笑了笑道:

“且本将麾下大将吴胜,亦是世之骁虎,至于黄汉升更是刀弓双绝,援军不日而至,这些人皆会随军而来,到时我徐州英杰的风采,也要请周县君点评一二。”

周晖听出了王政话中带有批评之意,先是一怔,旋即恍然自己方才失言了,忙道:

“吴、黄几位将军,晖亦是闻名已久了,虽然未见,料来也定会胜过孙策麾下,哦对...陶县尉的确乃是智勇双全的儒将,绝非凌操这等徒俱匹夫之勇的莽汉可比。”

王政似笑非笑的看了他眼,不再多言,这时一个文官突然咦了一声:“怎地片刻功夫,那凌操已冲开阵型了?”

“什么?”

众人大惊失色,再次望了过去,却听王政轻飘飘抛出一句话:“无妨,此乃那位周都尉有意为之。”

有意为之?

什么意思?

无数道视线再次聚焦到王政身上,王政澹澹地道:“岂不闻关门打狗乎?”

......

王政猜得不错,周据的确是抱着这样的打算。

同样见识了凌操的勇不可当,周晖惊叹连连的时候,周据却是立刻便意识到了一点:这个凌操在孙策军的地位不会太低!

更油然而生了一个念头。

若能生擒此人,或许便可了解孙策军如今的兵马调动,粮草情况。

当然,这自然是有一定风险的,不过片刻思忖之后,周据便坚定了念,立刻挥动军旗,先让矮墙边儿的民夫分散奔走,前线厮杀的守卒退向两侧,放开一条口子,任由凌操引近百孙策军冲入城内。

本就苦苦支撑的防线一旦放开,不仅没有引起凌操等人的任何怀疑,反而士气大震,顷刻间又前进了数十步。

周据取了将旗继续后退,准备暂避其锋同时诱敌深入,毕竟在他想来,凌操入城的目的自然是为了将这道缺口占据下来,同时摧毁周遭的一切女墙,却没料到对方更想着将附近的所有守军尽皆消灭。

而凌操选择解决附近守军有生力量的第一步,便是夺他的将旗!

所以看到周据等人退却,凌操也立刻紧紧追了过来,哪怕两侧的守军弓手射出了密集的箭雨,也没有阻挡住孙策军的脚步,在状若癫狂的凌操率领下,人人嘶吼着,嚎叫着,紧随其后向着周据这边奔杀而去。

这时守军这边也发现了这一点,一个亲卫在旁提醒道:“都尉,这些贼人似乎想要冲阵斩将?”

周据没有接话,只是仔细注意敌人的阵型,发现凌操带进来的近百人已再次兵分两路,大约二十人守在塌陷的墙边,其余的全都随着凌操勐冲而来,不由冷笑道:

“孙策居小霸王之名,这厮莫不是便自认龙且了么?”

龙且,楚霸王项羽麾下大将,作战勇勐,最喜主动出击,冲阵斩将,也因为这个作战风格被韩信洞悉而阵亡于潍水之战。

对方主动送上门了,周据不仅毫无慌乱,更是是欣喜若狂,第一选择自然还是生擒,便挥手调出一部上前,既是拱卫他这主将也为正面阻拦,又命令左右两队汇合其他军卒,一边迂回包抄断其后路,一边把凌操放下留守的二十来人消灭,同时堵住缺口挡住孙策军的后援。

阵型刚刚列好,敌军已呼啸而至,凌操一马当先,气势惊人,酣战至今不见有半分疲劳,反似愈战愈勇。

下一刻,两只军队轰然相撞,开始了短刃相交!

大雨纷飞,天色阴霾,将近入夜,四围打起了火把。

孙策的军卒往城内冲,欲夺敌人的军旗,从而打击士气扩大战果;舒城的士卒则朝城外冲,要把敌人赶出去,从而坚定己方的斗志,同时稳住阵线。

数百人纠缠一处,喊杀震耳。鲜血洒落雨上,刀枪对噼碰撞,但见人头飞起,断肢遍布!

既号小霸王,孙策最擅长的兵器自然也是长枪,他当日败与王政之手之所以心中不服,其中很重要的一点,便是是用的是赤锋剑而非是他最为擅长的霸王枪。

上有所好下必甚焉,所以孙策麾下用枪矛的将兵占比最多。

便见几个长枪兵最先撞入正面的守军盾阵,其中有一个力气特别大的,长枪刺出把挡在面前的盾牌顶后扬不说,甚至浮现了裂缝,更趁势

打在那盾牌手的脸上,顿时鼻骨断裂,涕泪混着鲜血漫天扬洒,另一个孙策军接步上前,长枪上挑,枪头已经没了,破裂的断头处,顺着那盾牌手的左腰,扎入皮甲的缝隙,贯穿半个身躯,又从脑后透出。

汉时地方军常常会把来自同一个地方的军卒编在一起,这样彼此都是老乡,既对平时的操练与临阵的厮杀有好处,又能够增强互相的信任与战斗力,扬州军不例外,舒城这边也是如此。

那阵亡盾牌手的左近全是老乡,见他死状惨烈,无不愤怒。没等孙策军把长枪拔出来,三四个守军士卒已然围了上来。盾牌手不但有盾牌,还有短刀,先用盾牌将他夹住,紧随着两三柄短刀插入体内,两柄插入了肋下,一柄插入了眼中,那长枪兵登时毙命。

不过这几个守军还来不及高兴,十几支长枪也已交错杀到,刺入了他们的后背。

两个当场惨叫倒地,仅存的一个临死前狂吼一声,抛出短刀,正中偷袭者的咽喉,算是拉了一个垫背的。

不过片刻厮杀,双方的死伤皆已突破了个位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本站推荐

带着满级帐号闯异界神级龙卫重生网络大佬太丘之上最强狂婿新时代导师大清隐龙不世奇才第一战神女神的超级赘婿

相邻小说

魔兽步兵神途五行元灵我能制造万物女户武周仙缘快穿:满级大佬成我裙下臣文明求生:我解锁了神话图鉴泥步修行舞台哲理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